2022-11-23 基督教論壇報 / 國際新聞

「血世界盃?」移工血淚建構卡達輝煌世足場館 敞開的門發起禱告運動

記者 洪嘉蔚 追蹤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賽於11月20日正式登場。(圖/翻攝自臉書 @fifaworldcup)
此次世足賽有7個參賽國,名列「全球守望名單」迫害基督徒最嚴重的國家之中。敞開的門呼籲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利用這次卡達世界盃所帶來的人權關注,為世界上受逼迫的基督徒迫切禱告。例如基督徒可以為卡達祈禱:「上帝將利用世界盃足球賽,促使當局允許卡達基督徒享有更大的自由。」

【記者洪嘉蔚/綜合編譯】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賽於11月20日正式登場。不過身為史上首個舉辦世足賽的伊斯蘭教國家,及亞洲第二個主辦世足賽的國家,主辦國卡達(Qatar)卻因人權爭議、場內限制飲酒等因素,使得本應歡騰的體育賽事,一開幕即蒙上陰影。

多年來關注世界各地宗教迫害的基督徒維權機構——敞開的門(Open Doors)指出,此次世足賽有7個參賽國,名列「全球守望名單」(World Watch List)迫害基督徒最嚴重的國家之中。敞開的門呼籲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利用這次卡達世界盃所帶來的人權關注,為世界上受逼迫的基督徒迫切禱告。

世足賽是許多國際間共襄盛舉的足球賽事;然而今年的主辦國卡達卻因多項爭議,使得本應歡騰的體育賽事,一開幕即蒙上陰影。(圖/翻攝自Twitter @OnsOranje)

卡達是個位於波斯灣的小國,1971年時從英國獨立,實行君主專制,由阿勒薩尼(Al Thani)家族擔任卡達的君主埃米爾(Emir)及首相。卡達是個富有的國家,主要經濟來源是石油與天然氣,2021年人均GDP達61,276美元,在全球名列前茅。今年舉辦世界盃足球賽,更是阿拉伯國家中首個舉辦該比賽的國家。

知名球星梅西坦言,今年很可能是他職業生涯中最後一次奪冠的機會,不過在首輪分組比賽中,阿根廷隊遭爆冷門,沙烏地阿拉伯隊逆襲獲勝。(圖/翻攝自臉書 @fifaworldcup)

90%人民是移工的波灣富裕小國

2022年10月,卡達人口剛突破300萬大關,比歷來所有世界盃主辦國的人口都少。不過卡達的人口在近20年有了爆炸性的成長,主因是移工大量入籍。卡達的人口結構有將近90%都是移工,包括印度移民70萬人,以及尼泊爾和孟加拉移民各40萬人。世界盃建設工程衍生的移工問題,即是在此背景下產生。

本屆卡達世足賽主場館。(圖/翻攝自Qatar 2022官網)

2021年2月英媒《衛報》報導,根據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孟加拉和斯里蘭卡等國在卡達的大使館的統計,自卡達成功申辦世界盃以來,已有6500名的移工在工作時死亡。然而卡達政府表示,並非所有記錄在案的死者都是從事與世界盃相關項目的人員。

卡達政府表示,在2014年至2020年間,世界盃體育場館建設工地上有37名工人死亡,其中只有3人的喪命是與工作有關。但是聯合國機構國際勞工組織(ILO)表示,這是被低估的數字。

七參賽國名列迫害基督徒最甚國家之中

敞開的門表示,雖然許多人出於各種不同的理由,而選擇不觀看世足賽,但他們相信比賽提供了一個非常寶貴的機會,可以為生活在「全球守望名單」上的以下七個國家──伊朗、沙烏地阿拉伯、摩洛哥、突尼斯、墨西哥、喀麥隆,以及本次世足賽的主辦國卡達等國,受迫害的基督徒提供支持和禱告。

卡達在敞開的門公佈的世界守望名單中,名列基督徒受迫害最嚴重的地區第18名。(圖/翻攝自Open Door HongKong)

伊朗在世足錦標賽的第一階段,與英格蘭、威爾斯和美國分在同一組,比賽安排在接下來的兩週內舉行。

敞開的門談到伊朗時表示,在伊朗教導聖經、向他人講述基督教或向耶穌祈禱,可能會導致被捕。越來越多的伊朗人拒絕伊斯蘭教並選擇跟隨耶穌,但也存在危險,且當局也會突擊搜查家教會,目前也有許多教會領袖已被送進監獄。他們呼籲每位基督徒為伊朗基督徒禱告。「祈求他們在尋求與他人分享信仰時,擁有智慧和勇氣。」

英格蘭在第一輪比賽對上伊朗,並獲得首勝。(圖/翻攝自臉書 @fifaworldcup)

關於主辦國卡達,敞開的門則指出,卡達當地唯一獲得准許的教會是為外國人準備的。少數卡達基督徒被當局禁止參加禮拜,或擁有自己的教會建築。大多數已受洗的基督徒則把自己的基督徒身分,當作是個不能說的秘密,因為卡達當局官方不承認從伊斯蘭教改信。

基督徒可為該國祈禱:「上帝將利用世界盃足球賽,促使當局允許卡達基督徒享有更大的自由。」

敞開的門出版世足賽禱告日記,邀請大家一同為參賽的受迫害國家禱告。(圖/翻攝自Open Doors官網)

推出世足賽禱告掛圖和禱告日誌

敞開的門製作了一張特別的掛圖(該圖也可以在官網下載),圖上列出了世界盃足球賽各場的比賽時間。當圖上所列的7個「世界守望名單」國家球隊參賽時,基督徒可以為他們國家的宗教自由禱告。這樣的舉動也被敞開的門稱之為「邊玩邊祈禱」。

敞開的門還製作了一本講述在「2022年世界盃上應對迫害」的禱告日誌,供基督徒使用。該組織說:「2018 年在俄羅斯舉行的上一屆男子足球世界盃吸引了全球約35億人觀看,這超過了世界一半的人口。它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體育賽事之一—,甚至吸引了那些不是對足球特別感興趣的人觀賞!」

威爾斯隊足球員Gareth Frank Bale。(圖/翻攝自臉書 @fifaworldcup)

「這意味著世足賽提供了一個寶貴的機會,讓人們關注同樣在世界守望名單上的7個相關國家,也包括主辦國卡達在內。在這些國家成為基督徒,可能要付出巨大的代價。未來幾週觀看他們比賽時,也可以作為為他們禱告的指引」,敞開的門在聲明中寫道。

此外,他們也提出與世界盃相關的募款建議,供教會參考。

德國教會支持修女舉紅牌維權

而在世足賽開幕前一個月,德國教會就透過非政府組織Missio,支持由菲律賓修女瑪利.若望.馬南贊(Mary John Mananzan)發起的維權活動。她是一位天主教本篤會修女,過去因爭取權益而聞名,同時也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教育家和神學家。她在卡達首都多哈揮舞著紅牌,象徵抗議海灣地區的幾個君主制石油生產國對人權的漠視。

菲律賓修女瑪利.若望.馬南贊發起維權活動。(圖/翻攝自Missio官網)

Missio還譴責在沙漠的這些酋長國中,「十分之九的婦女」遭受虐待和強姦,並且無法從法律保護中受益。富裕的卡達公民家庭僱用的外傭,據估計高達17萬3,000人。其中一位菲律賓外傭珍妮.迪松(Jeannie Dizon)被雇來照顧一個小孩,每天被迫工作15個小時,為一個八口之家做飯、洗衣和打掃衛生,每天的費用約為一歐元。她住在一個沒有窗戶的房間,從凌晨4 點開始便要工作,並且經常受到房東的騷擾,這促使她逃回菲律賓。

Missio的「保護卡達婦女」請願書,預料在世界盃結束後仍將持續。這項活動的代言人正是瑪利.若望修女;她譴責說:「對受害者太殘忍了!夠了,必須停止」,她一邊揮舞著一張紅牌,一邊堅定地說道。(資料來源:Asian News, Christian Today)

-------------

若您有感動
邀請您奉獻在媒體宣教的禾場裡
奉獻連結:https://bit.ly/32GX5WR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