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6-11 基督教論壇報 / 國際新聞

歐洲議會向右轉 迎接不確定的未來 福音派領袖呼籲基督徒發揮自身影響力

檢舉
基督教論壇報 編譯余友梅 追蹤
歐洲議會改選結束,27國 近4億人投票。歐洲人民黨大獲全勝,再度成為第一大黨團。黨執委會主席烏爾蘇拉.范德賴恩(右上)將尋求連任歐盟執委會主席。(圖/翻攝自IG@europeanparaliment)

【編譯余友梅/報導】經過5天的投票,新的歐洲議會大致成形,呈現比以往更加保守的狀態,極右陣營的席次增加,衝擊德國、法國政壇的傳統勢力;不過,歐洲福音派聯盟(European Evangelical Alliance)駐布魯塞爾代表阿里.德派特(Arie de Pater)也指出,選民需要明白,「政治不可能在一夜之間解決所有問題」。基督徒都必須在自己的生活中發揮影響力,在自己的社區中作為希望和光明的燈塔。

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是歐盟層面政治辯論和決策的重要論壇。歐洲議會議員由所有成員國的選民直接選舉產生,在歐盟立法方面代表人民的利益,並確保其他歐盟機構以民主方式運作。

(翻攝自IG@europeanparaliment)

27國近4億人5年一次投票

歐洲議會議員改選自6月6日起從荷蘭率先投票,到9日深夜義大利(6月8日至9日)投票結束,完成歐盟27國5年一度、涵蓋3億7300萬選民的選舉。

初步結果顯示,儘管中間派仍可在歐洲議會720席裡保有400多席過半,但極右政黨在法國、義大利得票高居第一,在德國也衝上第二,歐盟各地的綠黨受挫尤其嚴重。

路透社分析,歐洲議會「向右轉」可能導致涉及歐洲安全、氣候變遷,以及與中美產業競爭等議題的新法案更難以過關。

在選前,瑞典、奧地利、德國和西班牙的福音派聯盟就提供福音派觀點的投票指南供選民參考。今年歐洲議會選舉的最大贏家是結合了歐洲各國中間偏右基督教民主黨與保守黨的歐洲人民黨(EPP,中右翼),該黨贏得的席位增加到189個席位,增加13席,成為歐洲議會第一大黨團。

歐洲議會議長羅柏塔·梅索拉投票。

歐洲人民黨執委會主席烏爾蘇拉.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是一位有7個孩子的德國母親和信義宗基督徒,她可望繼續爭取到第2個5年任期的歐洲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的職位。

歐洲人民黨願作穩定歐洲的錨

范德賴恩6月9日說:「我們是穩定的錨,我們將建立一個堡壘,對抗左翼和右翼的極端分子。」

自2022年烏俄戰爭爆發後,歐洲民眾日益關切安全與生計,還有其他議題如移民等,取代了對於環保的關注。

根據歐盟初步估計,極右翼黨派在許多歐盟會員國都是贏家,像是法國、義大利和奧地利皆拔得頭籌,合計囊括了25%的選票。

歐洲保守黨和改革派(ECR,疑歐右派至極右派)獲得72席,增加3席;而認同民主黨(ID,疑歐右派至極右派)則增加了9席,達到58席。

然而,他們的崛起還不足以成為從根本上改變歐盟在移民、國家主權和他們所爭取的其他問題上的政策決定性力量。

巴黎凱旋門打上宣傳歐洲議會大選燈光。(圖/翻攝自IG@europeanparaliment)

德法遭逢政治大地震

這次選舉可能沒有導致歐盟的大規模情況變化,但它們為幾個國家的當權者帶來了危機。

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領導的中間自由派復興黨(Renaissance Party)表現欠佳,未來也會喪失若干影響力。

法國女性政治領袖勒龐(Marine Le Pen)領導的極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國民聯盟」(Rassemblement National)大獲全勝(獲得31.5%的選票),迫使法國總統馬克宏宣布解散國會,並將於6月30日提前舉行選舉,他自稱「聽到了人民的聲音」。未來馬克宏政策勢必大幅右傾,甚至採取越來越多的反移民和反伊斯蘭政策。

投票宣傳道具。(圖/翻攝自IG@europeanparaliment)

另一方面,德國在本次大選中的投票率創下歷史新高,計有65%的人口投票。

在這種情況下,蕭茲總理(Olaf Scholz)領導的社會民主黨(SPD,親歐中間偏左)顯然被擊敗,獲得14席,排名第三,不僅落後於基民盟/基社盟(CDU/CSU,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的保守派反對派(29席),還落後於慶祝有史以來最好的結果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fD,15席)的極右翼民族主義者,反對派因而呼籲舉行新的聯邦選舉。

左翼政治團體慘敗並不令人意外

由歐洲社會民主主義政黨組成的黨團──社會主義者和民主人士進步聯盟(S&D)獲得了135席(失去4席),排名第二;歐洲自由民主聯盟黨團的繼承者──復興歐洲(Renew Europe)屈居第三位,獲得83席(失去19席);而其他左翼團體也失去了優勢:綠黨-歐洲自由聯盟(Greens/EFA,親歐中間偏左至左派)從71席下降到53席;左翼黨(疑歐左派)失去2席,以35席結束。這代表左翼的政治團體可能失去了20席,但如此開票結果並不令人感到意外。

布魯塞爾歐洲暨全球經濟研究所客座研究員尼柯里(Francesco Nicoli)說:「綠黨是徹頭徹尾的輸家,馬克宏也是,但這個(敗選的)趨勢在選前就已經很明顯了。」

爺爺讓小孫子替他投下神聖的一票。(圖/翻攝自IG@europeanparaliment)

在比利時,中間派總理德克羅(Alexander De Croo)在僅獲得7%的選票後宣布請辭。

歐洲基督教立場小黨嶄露頭角

據《CNE新聞》報導,組成「歐洲基督教政治運動」(ECPM)的一些小黨派在新的歐洲議會中將擁有4席;包括荷蘭的改革黨(SGP)、德國的家庭黨和羅馬尼亞的國家保守黨再次當選。而荷蘭的基督教聯盟(Christen Unie)和匈牙利的ECPM議員則無法連任,但會增加一席拉脫維亞第一黨(Latvia first)的議員。

在大選前,歐洲福音派聯盟便預估強硬的右翼民族主義政黨會提高他們的支持率,至於其原因,德派特表示,為歐洲問題尋找政治解決方案是一項艱巨的工作。通常,沒有明確的解決方案,只有朝著正確的方向邁進。這些步驟通常是政治妥協的結果。許多人害怕戰爭、害怕失業、害怕全球化的影響、害怕恐怖主義、害怕新的疫情、害怕環境惡化和孩子的未來。這些都是真正的恐懼,人們希望政治人物能夠迅速解決這些問題。

投票所服務人員向選民解說投票事宜。(圖/翻攝自IG@europeanparaliment)

但是,改革速度和與來自27個成員國人們一起工作的效率往往不相上下。結果,許多人對政治感到失望,他們不再相信傳統政治家會保護他們。他們的失望促使他們轉向更激進的政治人物,這些人用大膽而直白的語言提出引人側目而簡單的答案。

歐陸根本問題:愈來愈多元但不合一

德派特指出,歐陸人民所面臨的諸多挑戰中最根本的問題是愈來愈不合一。歐盟的口號是「多元一體」(United in Diversity),但感覺上一體性正在降低,多元性卻正在增長。多元性本身不是問題,但如果它導致分裂、兩極化和破碎化,那就是問題。從單一國家到歐洲整體或國際層面都是如此。

他表示,歐盟現在需要能夠共同努力縮小分歧的政治家。例如在移民問題上,歐洲議會議員是否會努力將移民的言論平息到合理的水準,認真看待一些地方人口快速增長的影響,並以憐憫和公平的態度對待所有尋求庇護者,並建立適當的體制來安全地遣返那些不值得獲得難民身分的人,並幫助真正的難民在全歐洲開枝散葉。如果不再能夠克服分歧,歐洲現在面臨的任何問題都將無法解決。

《CNE新聞》報導,今年歐洲議會選舉結果的總體情況是,歐洲人民黨仍然是歐洲議會中最大的政黨,在這個群體中,一些歐洲議會議員將積極參與外展的基督教計畫。

羅馬競技場也加入選舉宣傳行列。(圖/翻攝自IG@europeanparaliment)

新的歐洲議會將有720名議員,組建一個新的歐洲政府(稱為歐盟委員會),以應對未來5年的挑戰。這些困難的局勢包括烏克蘭戰爭、能源、食品和住房價格上漲,以及圍繞移民的辯論。此外,對新冠肺炎(Covid-19)危機的影響和極右翼民族主義選擇的興起。

禱告歐洲政治和社會上彼此多尊重和傾聽

「基督徒應該如何為歐盟和整個歐洲大陸禱告?」德派特表示,首先需為歐洲在政治辯論和整個社會中彼此尊重和更多傾聽祈禱。

其次,祈禱人們更願意去了解每個人的價值,為歐洲面臨的許多經濟、科技、環境、社會安全挑戰能做出明智公正的決定,並且最弱勢族群能得到更好的保護而祈禱。

他說,政治無法在一夜之間解決所有問題。基督徒都必須在自己的生活中發揮影響力,在自己的社區中,作為希望和光明的燈塔。基督徒的盼望比恐懼強大得多。讓我們祈禱,盼望的信息將在歐洲及其他地區傳揚開來。(資料來源:Evangelical Focus, CNE News, europarl.europa.eu)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