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06 基督教論壇報 / 普世教會

終結冷戰推倒柏林圍牆 戈巴契夫在宗教自由上也有貢獻!神學家:猶如聖經古列王 解放了上帝的子民

編譯 余友梅 追蹤
1992 年 6 月 16 日,戈巴契夫在耶路撒冷的西牆。戈巴契夫與美國已故總統雷根,一起在結束冷戰上發揮了關鍵作用。(圖/翻攝自reaganlibrary.gov)

【編譯余友梅/報導】蘇聯末代領導人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於八月30日病逝,享耆壽91歲。九月3日低調舉行了告別式,稍後安葬於新聖母公墓(Novodevichy Cemetery),與他心愛的妻子蕾莎(Raisa)同眠。

出殯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戈巴契夫女兒瞻仰父親遺容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葬禮當天,俄羅斯現任領導人普丁(Vladimir Putin)並未出席,告別式也未依國葬儀式。普丁認為戈巴契夫這位氣魄不足的領導人,造成蘇聯的解體,是「20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災難」。

告別式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民眾排隊瞻仰遺容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戈巴契夫:我們曾經努力過

戈巴契夫是蘇聯於1991年解體前的最後一任蘇聯總統,他以「我們曾經努力過」一語,為自己的人生劃上句點。他是促成蘇聯解體、讓東西方冷戰告一段落的關鍵人物,是少見對時代影響深遠的領袖,不但改變了世界的政治面貌,也解除蘇聯宗教限制、為人民帶來信仰自由。

戈巴契夫於1931年三月2日出生於蘇聯南部斯塔夫羅波爾(Stavropol)的一個農家。父親是俄羅斯人、母親是烏克蘭人。在一次採訪中,他曾說:「他們把她(指母親)帶到穀倉,在那裡我像耶穌基督一樣,出生在稻草上。」他出生第二年就經歷了蘇聯大饑荒。家鄉有近一半的人餓死,包括他的兩個姑姑和一個伯父。他的祖父和外祖父曾在史達林的肅清運動下,被以編造的罪名逮捕勞改。

戈巴契夫妻子蕾莎的墓園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曾在俄羅斯東正教教堂受洗

戈巴契夫14歲加入共青團,17歲獲得紅旗勳章,以優異的高中成績,保送莫斯科國立大學法學院;21歲加入蘇聯共產黨,22歲與哲學系同學蕾莎(Raisa Titarenko)結為夫妻。大學畢業後返鄉,迅速成為地方政壇主力,從此平步青雲。

在祖父母的影響下,戈巴契夫在俄羅斯東正教教堂受洗;這種行為在30年代初期並非沒有危險。有趣的是,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戈巴契夫和蕾莎的女兒伊莉娜(Irina)的身上。由於工作原因,父母不得不讓女兒和祖父母待一段時間;伊莉娜得了重病,爺爺奶奶便帶著小孫女前去受洗。

1980年,戈巴契夫成為蘇聯政治局最年輕的委員;1985年至1991年擔任黨的總書記,1990年至1991年擔任蘇聯總統。他在近七年的任期中,為蘇聯引進了至關重要的政治和經濟改革,也就是重建(Peretrojka)和開放(Glasnost)。

他在結束冷戰方面起了關鍵作用,因而於1990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不過他卻沒能阻止隔年(1991)年底蘇聯解體,自己最後也黯然下台。

1990年10月3日,兩德正式統一,柏林圍牆上寫著「謝謝你,戈爾比(戈巴契夫暱稱)!」(圖/wiki)

為蘇聯基督徒帶來信仰自由

俄新社報導,俄羅斯福音派基督徒聯合聯盟(Russian United Union of Evangelical Christians)(五旬節派)總主教謝爾蓋.里亞霍夫斯基(Sergey Ryakhovsky)表示,戈巴契夫給了蘇聯不同教派的基督徒實踐信仰的自由。「所有教派的基督徒都欣賞他,他讓人們有機會自由地相信上帝。」

里亞霍夫斯基說:「戈巴契夫所做的不亞於一個『奇蹟』。我的父親在蘇聯時期曾三度受到逼迫,戈巴契夫的改革是對蘇聯幾代基督徒祈禱的回應,他們當中有許多人曾受到逼迫。我們獲得了在蘇聯時代絕對無法進入的地方宣講福音的自由。」

300萬蘇聯猶太人因他得自由

德國主教團主席、林堡(Limburg)主教喬治.巴欽(Georg Bätzing)表示,「西方教會欠這個人很多」。蘇聯新的《宗教自由法》於1990年十月生效,它賦予所有宗教平等的運作條件,並包括一項條款,國家不再資助無神論的宣傳,無神論帝國蘇聯就此倒塌了。

德國主教團主席推文悼念

莫斯科首席拉比平查.戈德施密特(Pinchas Goldschmidt)於戈巴契夫死後,在推特上寫道:「300萬蘇聯猶太人因他得自由。」這是因為在戈巴契夫成為總統後,釋放政治犯和未獲准移民國外的前蘇聯居民(refuseniks)。據《以色列時報》報導,1989年至 1999年間,約有30萬蘇聯猶太人移民到以色列,還有更多人移民到美國。納坦.夏蘭斯基(Natan Sharansky)便是其中一位,他現在是以色列的人權活動家,曾在蘇聯監獄服刑九年,是戈巴契夫任內第一位出獄的政治犯。

曾訪以色列譴責反猶太主義

戈巴契夫在蘇聯政變失敗後辭職,一年後他於1992年訪問以色列,譴責反猶太主義。以色列總統艾薩克.赫佐格(Isaac Herzog)說:「戈巴契夫是20世紀最傑出的人物之一。他是一位勇敢而有遠見的領導人,他以過去無法想像的方式,塑造了我們的世界。我很自豪在他1992年訪問以色列期間,曾與他會面。我要向他的家人和朋友深致悼念。」

《天主教新聞》(Catholic News)告訴其讀者,來自波蘭的前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Pope St. John Paul II)與戈巴契夫之間有良好的互動,他對戈巴契夫努力變革受到的阻撓表示同情。現任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於戈巴契夫逝世隔天,向他的女兒伊琳娜寄發唁電表達關懷及哀悼。方濟各肯定戈巴契夫「致力於各民族間和睦與友愛的努力,以及他在重大變革時期對他的國家的發展所做的奮鬥。」

促成烏克蘭天主教合法化

方濟各指出,戈巴契夫結束前蘇聯對天主教會長達數十年的宗教迫害。他並於1989年十二月1日,以蘇聯共產黨總書記的身分,前來梵蒂岡,與前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進行歷史性會晤。之後,隔年(1990)戈巴契夫又以蘇聯總統的身分,再次訪問梵蒂岡。那時,蘇聯已經通過了宗教自由法,廢除對各教會的限制,並在數十年的迫害後,使烏克蘭天主教會合法化。

美國基督教福音派領袖葛福臨牧師(Rev Franklin Graham)於八月31日在臉書上向戈巴契夫致敬,承認他在歷史上的關鍵作用。葛福臨牧師寫道:戈巴契夫「與美國總統雷根一起,在推翻鐵幕和結束冷戰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柏林圍牆因而倒塌,「雷根總統站在西柏林說:『戈巴契夫先生,推倒這堵牆……,在幾年之內就發生了。』」

葛福臨牧師還提到了他的父親──已故宣教士葛理翰牧師。他與戈巴契夫於1987年在白宮會面,隨後葛理翰牧師於1991年訪問蘇聯。「我的父親在克里姆林宮與他一起參觀、討論道德問題和社會對精神價值觀的需求……」他寫道:「當時我的父親在莫斯科領導一所福音派學校,並準備在該市宣教。他認為表達他對戈巴契夫推動俄羅斯宗教自由的支持很重要。」

葛福臨牧師接著指出,雖然他認為戈巴契夫「肯定犯了錯誤」,但他相信這位前蘇聯領導人仍然為他的國家做了很多好事,尤其是在宗教自由方面。「我感謝他為和平結束冷戰所做的一切,感謝他幫助俄羅斯的教會得以自由崇拜──為那個地區開闢了難以置信的福音機會」,葛福臨牧師補充說。

戈巴契夫會見葛理翰牧師

荷蘭神學家兼歷史學家科克.布倫克(Cock Blenk)形容戈巴契夫有如波斯古列王(即「居魯士」,現代中文譯本譯為「塞魯士」),他解放了上帝的子民。布倫克指出,「上帝可以使用世俗的君王,完成他的計畫。奧古斯都皇帝(羅馬帝國的開國君主)也是如此。」

布倫克表示,古列王不是一個有信仰的猶太人,戈巴契夫也不算是一個基督徒,儘管可以推想他背後有基督教的影響。

美國影星阿諾.史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八月31日也在推特貼出他和戈巴契夫的合照。他寫道:「有句老話說:『永遠不要和你的英雄碰面。』我認為這是我聽過的最糟糕的建議。戈巴契夫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之一,見到他是我的榮幸和快樂。我非常幸運地能稱他為朋友。我們所有人都可以從他精彩的生命中學習。」(資料來源:Vatican News, Facebook, Reagan Library, Christian Today, Charisma News, Catholic News, Project Syndicate)

相關新聞:

【20世紀最鮮為人知的故事之一】當遇刺的總統遇見教宗 完美合作上帝的《神聖計畫》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