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15 人物見證

「他們為失聰讚美主!」甘比亞聾人教會異軍突起 美國聽障夫妻領受呼召 在非洲穆斯林社會為福音開路

特約編譯 吳立民 追蹤
約西亞(右)與兩個女兒和會友相處愉快。(圖/翻攝自[email protected]

【特約編譯吳立民/報導】作為一名非洲的聽障宣教士,伊莉莎白.史密斯(Elizabeth Smith)在西非國家甘比亞的事工鼓舞人心。「許多聽力正常的穆斯林好奇,為何聾人仍能讚美神?他們以為耳聾是因罪而受罰。」伊莉莎白在接受專訪,以電子郵件回覆時這麼表示。

伊莉莎白接受呼召到甘比亞建立教會。(圖/翻攝自FB@thegambiadeafchurch)

「見到人們由不同視角看待神的作為,是很有意思的。」甘比亞有九成居民信奉伊斯蘭教,伊莉莎白指出,伊斯蘭教的觀點與基督教全然不同,而他們很感恩能分享基督福音的觀點。除了聽障人士能夠讚美神,史上最多產的基督讚美詩創作者芬妮.克蘿絲比(Fanny Crosby)同樣感謝神,儘管眼盲,但神給她敏銳的聽覺與豐盛的音樂恩賜。

芬妮.克蘿絲比生平介紹

34歲的伊莉莎白和與36歲的丈夫約西亞(Josiah)都是聽障人士,他們也為這個族群建立教會,這也是甘比亞與許多西非鄰國未曾有過的。這趟宣教冒險是從2017年二月開始的。

他們建立的甘比亞聽障人士教會(The Gambia Deaf Church),位於甘比亞首都班竹(Banjul)郊區,成為需要愛與接納的甘比亞人的避難所。「教會接待不少好奇的訪客。人們會問:誰是上帝?」她說:「穆斯林在此也能感受到善意。」

對伊莉莎白和約西亞而言,「聽障」並非宣教士無法逾越的高牆。這只是宣教士在接觸新地土與文化時,需要面對的眾多挑戰之一。

「並非所有人都能適應在國外生活,但這會讓你大大擴張,進入未曾想望的境界。」伊莉莎白說:「失聰肯定會帶來很多挑戰。有時候我們需要與人交流,但也發現當地許多人缺乏英文讀寫能力。」

人民識字能力偏低  溝通更形困難
她試著盡量不說英語,盡可能用紙筆或比手畫腳進行溝通。在識字率偏低的國家,人們多半接受這種溝通型態。他們夫婦也透過《漫畫聖經故事》(Action Bible),講述聖經故事真理。不過伊莉莎白強調:「我們宣教事工關注的焦點是聽障族群。」

約西亞在海邊講道。(圖/翻攝自FB@thegambiadeafchurch)

伊莉莎白與約西亞都成長於美國的亞利桑那州,不過他們是在華盛頓特區的青年使命團(Youth With a Mission)任職時才相識。2015年,兩人步入婚姻。2011-2013年間,伊莉莎白在浸信會專為聾啞人士創辦的高等教育機構──加勞德特大學(Gallaudet University)擔任獨立宣教士。

他們兩人很快就接受到上帝的呼召,要前往非洲宣教。起初他們不知道該往何處去?便在禱告中尋求主。伊莉莎白在異象中見到彎刀圖像,並有感動去看非洲地圖,有著彎刀形狀河流的甘比亞,就這麼映入眼簾。

約西亞決定前往該國的聾啞學校擔任義務體育教師,而伊莉莎白則為義務英語教師。甘比亞曾為英國殖民地,官方語言為英語,但許多人只懂部落語,如沃洛夫語(Wolof)或曼丁哥語(Mandinka)。

不過,手語也有地域差異,非全球通用單一手語;美國是採用「美國手語」,而伊莉莎白和約西亞為了福音的緣故,更要能掌握甘比亞當地手語。

約西亞為當地民眾施洗。(圖/翻攝自FB@thegambiadeafchurch)

從家裡開始建立教會
他們於2018年回到華盛頓特區,生下第二個孩子,他們的兩個孩子都是聽障兒。一家四口在夏季時得到神的啟示,返回甘比亞建立教會。他們從自己的住家開始,進而領受到必須在獨立處所聚會。

但是這個處所預備未久,新冠肺炎疫情便席捲全球,直到近日才能正式運作。他們租借來的空間包括育兒室,以及規劃同時能進行線上講道的講道台。

90%的甘比亞人為穆斯林,僅有9%生在基督教家庭。許多人未曾去過教會,更別說受洗。但是甘比亞聽障人士教會目前已經為20個人施洗過。

伊莉莎白認為這是革命性的聽障事工計畫:「我意識到多數聽障者在家中感到被孤立,甚至受到壓迫。因此,回到這個屬靈的家,讓他們感到安全與保護,可以用熟悉的語言交流,知道自己不會受到壓迫。我們樂意牧養他們。」

相關新聞:

西伯利亞冰雪奇蹟!失聰素人藝術家冰雪中鏟出新年賀卡 祝福心意感動後人接棒作畫

誤打瑕疵疫苗 兒子失明、失聰、過動 Shalva創辦人倚靠上帝助殘疾人實現夢想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