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11 基督教論壇報 / 職場生涯

「從要證明聖經有誤到相信上帝」國際生物力學專家、新科中研院院士安介南 在台推廣查經班 領人改變生命

記者李容珍 追蹤
新科中研院院士安介南(左)身為生物力學專家致力推廣查經班。(圖左:成功大學官網,圖右下:安介南教授提供)
安介南回想自己從事人工關節研究,從手做到肩膀,甚至做到脊椎,每了解一個關節,就讓他感受到神創造的奇妙。如同詩篇一三九篇13節:「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

【記者李容珍台南採訪】「能當選中研院院士,完全是神的恩典和憐憫,願祂的名得全部的榮耀!」新科中研院院士安介南如是說。

他被稱為世界級生物力學權威,美國梅約醫學中心的講座教授,也是成功大學客座教授,在醫學工程及骨科之成就斐然。國際上許多人體肌肉骨骼系統方面的問題,應用了他於力學與機械科學上的創新理論與方法;此外,他對現今骨科治療及醫療器材科技之提升,亦具有卓越之貢獻。

安院士也曾被推舉擔任美國生物力學學會的理事長、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關節炎、肌骨骼和皮膚疾病之指導委員之一;活躍於美國骨科研究學會、美國肩肘關節學會、骨科研究教育基金會、美國機械工科學會。

新科中研院院士士安介南教授,在在醫學工程及骨科之成就斐然,曾獲得國際生物力學界最負盛名的Myubridge  Award獎項。(圖/安介南教授提供)

從工程投入醫學 全是神的帶領

安院士受訪時表示,回頭來看,他能從工程背景進到醫學應用領域絕非偶然,全是神的帶領。信仰影響他做事做人的態度。

特別的是,早期他在美國上查經班時,曾經是「雞蛋裡挑骨頭的人」,想要證明聖經是錯的;如今他卻成為台灣推動國際社區查經班(CBSI)的重要推手。他透露,這與他已故妻子王穗清有關。2010年,他為紀念妻子過去關懷學子無國界的愛心,以妻子的名義,在成大生物醫學工程學系設立「王穗清女士紀念獎學金」嘉惠學子,為他們提供一個開啟世界大門的契機

原本不是基督徒的他,自成功大學機械工程系畢業後,到台北當兵。住在台北時,鄰居把就讀台大外文系的姪女王穗清介紹給他認識,那時他們只見過幾次面。當完兵後,安介南到美國讀書,隔年王穗清也申請到獎學金到美國深造。後來安介南勸王穗清轉學到他所在的賓州。由於王穗清本身是基督徒,在她轉到賓州前,她的母親特別叮囑,未來她可能會和安介南論及婚嫁,這位年輕人是不錯,但不是弟兄,要她留心。

安介南教授與妻子王穗清。(安介南教授提供)

安介南在賓州的同學知道他有一位基督徒女友將要過來,便認為他一定會跟著女友參加查經班。果不其然,安介南常常陪著王穗清參加查經班,兩年之後他們結婚。當他讀完博士,王穗清也讀完碩士後,兩人搬到明尼蘇達州工作。

在查經班雞蛋裡挑骨頭

在搬過去前,安介南提醒妻子說,以後搬到新的地方,不要再和基督徒在一起,有空可以去做別的事。沒想到他們搬去的城鎮華人不多,認識一對夫婦──皮膚科醫師蘇文博與放射科醫師的妻子,兩人在當地成立查經班,一看到他們,便馬上邀請他們參加,結果他們還是回到了查經班。

安教授帶領的愛加倍CBSI查經小組。(圖/安介南教授提供)

但是安介南一開始向其他六位參加查經的人狂傲地說,「我會和你們一起查經,但我相信我問的一些問題,你們肯定答不出來,三年之內我會證明聖經的不一致性,你們所信的都是枉然的!」後來又有兩位成大畢業的學長和學弟加入,他們都是慕道友,但這兩人的妻子都是基督徒。結果,原本只有他一個人在查經班「雞蛋裡挑骨頭」,後來這兩個人也加入附和,但是挑到後來,三人都不好意思再問了,因為有些問題就是沒有答案。安介南後來才明白,「神是無限的,人是有限的」,若神的問題,我們都能答得出來,我們豈不成了造物主,是我們在掌管神,而不是神掌管我們。

徐華醫師的見證 讓他決志信主

那段時間,他的妻子不時提醒他,他之所以從小到大讀書、申請獎學金、出國留學到工作,都這麼順遂,不要視為理所當然,是神恩待了他,他要謹記在心。妻子也說,人常常因考不上學校、找不到工作或做一番事情後失業……在生命最困難的時候,才會想到神,求神的幫助,而安介南是很幸運的,沒有經歷過波瀾險阻。

同時,妻子介紹他看《鐵證待判》一書,作者麥道衛曾是基督信仰的反對者,在為推翻基督信仰,而到世界各地搜集資料及做研究,到後來卻因此蒐集了更多基督信仰不容推翻的鐵證後,反過來歸順真神及撰寫《鐵證待判》。安介南在查經班三年多後,他心裡已經相信基督,只是為了面子「口裡沒有承認」。

經過20年,當初那個小查經班,如今成長到50人;很多知名牧者到他們辦的夏令會、秋令會擔任講員;而他後來之所以信主,與講員徐華醫師有關。1991年,徐華醫師是NYU紐約大學知名的麻醉科醫師,於60歲退休。徐醫師在聚會中分享說,若自己不退休,每天在醫院可以救五、六個人,但世上有太多人需要靈魂得救,他卻無暇顧及。徐醫師還將講員、車馬費,退還給當時在夏令會負責財務的他,並另外開一張奉獻支票給他。他說,自己雖然不是很有錢,但相信查經班需要經費,這讓他非常感動,因此他就在夏令會決志信主,並於隔(1992)年二月受洗。受洗之前,葛理翰牧師到他工作的醫院作年度身體檢查,就在受洗前的一個下午,葛理翰牧師得知道他要受洗,就為他祝福禱告。

過去在查經班,與他一同「雞蛋裡挑骨頭」的兩位學長學弟,後來到華盛頓DC工作,也在教會受洗,現在都是教會長老。

從參與CBSI 夫妻期望在台灣推展

談到與CBSI的接觸,安教授說,有一天他和妻子參加音樂會,坐在旁邊的一對美國夫婦,先生在天津長大,因父母在天津當宣教士,高中畢業後回到美國讀醫學院,講一口流利的中文。他邀請他們夫妻參加CBSI查經班。他們也很好奇,想知道美國人的查經班如何看聖經。當他們參加一兩個月後,覺得這個查經班非常好,參加的人要先做功課;此外,教材中有聖經註釋,雖然內容不是非常深奧,但每次讀完後,彷彿上完一個小時的課程。這種自主式的查經、思考,還有參考書輔佐,還有人協助總結,讓人收穫良多。

由於CBSI在全世界100多國家有分處,教材翻譯成80多種語言,因此他們每天為其中一個國家及事工禱告。香港、新加坡、菲律賓及中國都有,台灣卻沒有,他們也期望有機會帶回台灣分享,也為此禱告。

王穗清(中)在世上最後幾個月與家人合影。(圖/安介南教授提供)

妻子癌症末期 回天家前美好見證影響眾人

2008年時。安介南準備退休,投入CBSI查經班的事工。2009年,他的妻子發現罹患胰臟癌末期。醫師說她在世上的日子可能只剩三個月;若是經過治療,還可以延續三年。沒想到他的妻子聽完後說,卻很有信心地說:「我知道這不是好的東西,至於是三年或三個月,都不是她決定,乃是天父來決定。若上帝要我今天晚上去我就去,但若上帝要我為祂做見證,我可以多存活三年為祂做見證。」醫師從沒有見過這麼有信心的病人,對病魔毫不懼怕,感到非常驚訝。

上帝後來給了妻子王穗清九個月的生命,當中經過不同的治療方法。上帝也祝福她,在前八個月沒有感受到痛苦。她每天一早起來,穿好衣服、簡單地化個妝後,就向神禱告,感恩上帝又給她新的一天,「今天你要我做什麼事,請你吩咐!」妻子向神禱告說,「我雖然是病人,但仍有體力,不想像病人一樣。」很多親友、學生知道她日子不久,便從世界各地趕來探望她,她便向他們作見證。

安教授(左)參加台大醫學院團契聚會。(圖/安介南教授提供)

那段期間,安介南教授受邀到日本演講,也帶著妻子一同前去。但她的目的是為日本醫學基督團契推動side by side小組。過去妻子因為看到很多來自亞洲、歐洲的人到美國進修,但他們的妻子都不會講英文,因此在教會組織side by side,教她們英文,並且自編英文教材,選一段聖經經文,透過英文分析文法、結構和發音,傳福音給她們,也帶領很多人認識主。雖然後來她的身體軟弱,仍然想要完成上帝給她的託付。

2010年,王穗清回天家前,兩個女兒每週六都搭機回來探望母親,週日下午再回去,家人常常聚在一起唱詩禱告讀經。安介南看到妻子始終堅強有信心,他說,雖然他已經受洗,但與上帝的關係仍停留在頭腦知識,在妻子生病這段期間,他對上帝完全順服,並學習完全的信靠上帝,不管前面有什麼事情發生,他相信都是上帝最好的旨意。雖然他和家人都不明白,為何這麼愛主的妻子,上帝這麼早接她回天家?但至少在這段期間,他和兩個女兒在靈性上有很大的成長。

中山長老教會迦南團契CBSI查經班。(圖/安介南教授提供)

返台推查經班因緣際會成大任客座教授

2014年退休後,安介南為了要推行CBSI,先參加訓練班,之後三年每年回台灣六、七週,在各地分享CBSI社區型的查經班,希望透過這個查經班帶領慕道友或初信者信主,至今已經在台灣社區或教會,有40多個據點。

安介南說,感謝主,當他在台灣推動CBSI查經班時,母校成功大學知道他人在台灣,就邀他回母校擔任客座教授,以他的專業研究來協助學生。他回想自己從事人工關節研究,從手做到肩膀,甚至做到脊椎,每了解一個關節,就讓他感受到神創造的奇妙。如同詩篇一三九篇13節:「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當他受邀分享他研究的專業時,也會順便向會眾分享福音。

安教授表示,台灣有很多不同的查經班,求神繼續保守和供應,讓CBSI在台灣能夠被更多的應用,更多的人能夠藉著神的話語改變他的生命,成為以神為中心的門徒。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