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0 專欄 / 好牧人

挪亞的末日時鐘

檢舉
楚雲 楚雲 追蹤
Image by Dimitris Vetsikas from Pixabay
他有極深的憂傷,因要來的災難是毀滅性的浩劫。但他同時又心存敬畏和感激,因為耶和華神揀選他和一家兩代人全數存活,為保存敬虔的族類生生不息。

◎楚雲(牧師)

祖父瑪土撒拉病危的消息已經在親族間傳開了,挪亞緊繃的情緒沒有一天放鬆過。

祖孫親密的情感,從挪亞幼年就伴隨呵護他一路成長,年邁的爺爺甚至比已去世的父親拉麥還要更顯出疼愛自己的慈心,也由此多了一份無可替代的依附和不捨。

整個世代存續的關鍵時刻
但另一個讓挪亞緊緊守護祖父最後時刻的重大原因,是他從小就被告知的家族秘密──祖父的名字「瑪土撒拉」隱藏著耶和華神對世界存亡的驚人預告:「他離世之時,洪水將臨。」因此這位家中至親長輩的生死時辰,不單牽動著一個家族命脈的存續,更攸關那個世代所有生命的存毀。而這個關鍵時刻,已近在眼前了。

挪亞走出洞穴,血紅的天空下,霞光映照在即將完成的一件龐然建物上。那是挪亞歷經無數個日夜,竭盡全力一步步精心打造的方型巨舟。說是舟,卻沒有舵,沒有帆,沒有划漿。洪水,將是它移動的唯一力量,而登舟者沒有誰會知道飄移的方向和最終目的地。它是救命之舟,卻是不憑眼見的信心之旅。

挪亞佇立方舟前,在逐漸昏暗的暮色裡,靜靜凝視即將隱沒的山嶺大地。他心想,這是自己對舊世界最後的張望吧。他有極深的憂傷,因要來的災難是毀滅性的浩劫。但他同時又心存敬畏和感激,因為耶和華神揀選他和一家兩代人全數存活,並賦予繁衍家族的世代任務,為保存敬虔的族類生生不息。

末世陰影覆蓋遍地
一百二十年來,在神等候人類從墮落敗壞回轉的期限裡,挪亞一面遵著神的吩咐建造方舟,一面四出遍傳神救世的心意,企望攔截人們終日作惡自毀的噩運(創世記六章3節)。

世界的狂暴已經勢不可挽,到處陷入集體性的脫序和感官迷亂,人心之惡達到了極點,末世陰影覆蓋遍地。挪亞的公義正直,似乎是僅存的稀有燈火,雖微弱卻持久不滅,神的眼目始終關注。挪亞繼承了家族敬虔的特質,他持守純正,和神一同站在光與暗的分界,與神同行。遺憾的是,久已習慣與黑暗為伍的世代不來就近光,反倒離光越來越遠,直到被幽暗徹底吞噬,再也沒有機會走入光中。滅絕的末日,開始倒數計時了。

按著神的藍圖,挪亞照神吩咐忠實的建造方舟,他應該不會知道這方舟的規模、長度和高度,與後世以色列人的會幕和聖殿尺寸有呼應之處。原來,神藉此對人表明祂同在的心意,向世界見證祂如何守護敬虔的生命,毫無驚恐的安息在祂深深的同在裡。

牧者心懷牽引受造生靈
挪亞還有一個重要的附帶任務,他必須學習去瞭解地上各樣有血肉的生物,知道牠們的習性和生態,以近乎狩獵者的高明技術捕獲和牽引大小動物進入方舟,接著還要以牧者的心懷和日常例行的飼養,照應所有相伴的群牲。甚至,有時還擔負起獸醫的角色。

畢竟這是一艘生命之舟,不僅船體的堅固建構,要經得起驚濤的襲擊,裡面任何微小的生物,也不可失喪一個,即使是一隻小小麻雀。這是耶和華的神舟。

過了幾日,方舟的搭造已近全部完工,當挪亞猛力錘下最後一根鉚釘,高空遠處忽然傳來一道雷轟,雲層迅速捲起,汗流滿面的挪亞引頸抬望,冷不防的幾滴清涼雨點落在他的臉上,空氣中有幾許悶濕。還不像大雨的前兆,他心想。可是風起雲湧的天空,並不尋常。

「難道……」

思緒未定,身後一聲吶喊劃空而過。

「他斷氣了!」是挪亞長子閃的呼喊。

瑪土撒拉的生命之終,幾乎歷經千年,舊世界最後時刻的指標人物倒下了。

受造物同舟一命安息主前
挪亞心頭一驚。「準備登船!快!」雖說已準備百年之久,事情發生的當下,仍覺神經被猛擊了一下,情緒昇到最高點。

一家八口在方舟內坐定了,挪亞心情穩定下來,開始分派任務。這艘船未來的命運,完全繫於挪亞一人,雖然無論造船和領航,他都是新手,沒有比誰更有經驗。可是多年與神同行的內在歷練,使他成為眾人之中無可取代的安穩力量。挪亞完全準備好了,像一位將軍,等待率眾出行。

神並不甘心此刻的來到,方舟外的許多生靈,難道不再有機會了嗎。「再過七天!」神叮囑挪亞。這最後的等候,測試著人心對生命禍福的終極選擇。智慧和蒙昧,存活和死亡,只有一步之遙了。

人以外的生物,有時比人來得單純,所有動物,美麗的與可愛的,凶猛的與溫馴的,短小的與巨大的,似乎都瞭解並信任挪亞的善意,沒有躁動、沒有抗拒、沒有驚恐,百獸群集朝方舟入口行進,像一隻空前龐大的軍隊,以安靜有序的步伐,邁向天地一角,單純的將自己交付給一位最單純的人類。

出乎意外的順利,三層內部空間,迅速安置好各樣生物的住處。最頂端是飛禽,鷹和鴿子竟然相依如同類,底層的豹和狼,也不傷害比鄰的牛羊。

挪亞三個兒子彼此談論著幼年在叢林奔逐的記憶,弱肉強食的生存法則,在方舟裡完全消失,這裡不存在任何敵意,畢竟,相互殘殺要比所有傷害更快將彼此推向滅絕。方舟的目的是求生,並且同舟一命。

兒子們把百獸群聚的狀況向挪亞報告了一番,身為一家之主,為父的挪亞更瞭解相安的重要。然而他知道,唯有在永生神跟前,安息才能得享。只有祂的同在可以帶入安息,而此刻,他們正在方舟上,在神的帳幕裡。

百年尋覓最後等待
最後的七天裡,除了視察各樣配備和成員是否一一到位,挪亞總是來回站在方舟門前,望向遠近有沒有移動的人影,像是期盼浪子回頭,即使等到最後一秒,也不輕易後撤。長時間的凝望讓挪亞陷入沉思和回憶,百年的尋覓,百年的靜默,不見回轉的身影。自己在世代的喧嘩之外,一人獨嘗孤寂的滋味,有時候也懷疑是否選錯了道路,一切不過是空乏的徒勞。

不對。挪亞轉念。如果一切都以擁有眼見的果效為估量,倒不如與世浮沉,追逐熱鬧和立即可感的成效。在與神同行的路上,其實只需確認一雙前方的腳印,神的腳印沒有消失,沒有止息,一切就都夠了。挪亞一生的價值,不在於多少人走進方舟,甚至不在於他一手打造的偉大方舟,而在於他全心奉獻和燃燒的自己。

神得著了祂真正期待的生命。

二月16日的黃昏,已是最後等候的時刻,霞光萬道,映襯著粉紫的天空。一家人望著方舟門口挪亞的背影,像一座雕像紋風不動,站姿篤定的讓人不忍去催促。但終究誰也無法站到天荒地老,挪亞心中有一個時間刻度,每一秒的消逝,都提醒他是時候了。

暮色整個暗了下來,留在黑暗裡的,是遠方依稀的喧鬧,無人意識到今晚是最後一夜。人們從不認真看待挪亞的勸導和警誡,多是不屑和嘲諷,這世界總以為所有當前的享樂可以天長地久。

人類歷史新頁開啟
挪亞轉身的那一刻,大地的命運全然不可逆了。洪水來了。神的手親自關上那扇門,碰的一聲巨響,裡外已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天地間所有的儲水似乎都匯集到方舟周圍,挪亞想起家族中一直流傳的故事,有關神開天闢地的驚人歷程:「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

船體搖晃中,挪亞反覆默念著這幾句話。方舟的擺動節奏不像是毀天滅地的位移,反倒如一隻有力的膀臂懷抱著心愛珍寶般的呵護。

所有動物出奇的寧靜,除了挪亞和家人間的低語之外,聽不到任何聲響。方舟裡正蘊釀一種罕有的氛圍和秩序,因著挪亞,一個敬虔生命的就位,所有受造也安息其中,一同等待新天新地。

第二年的二月27日,方舟登陸。閘門打開的那一瞬間,禽鳥傾巢而出,萬獸奔騰,挪亞一家也以新造族類的身份重臨大地。一道美麗的天光穿雲而降,人類歷史的新頁開啟了。

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樣。」(路加福音十七章26節)

受造之物都要挪去,使那不被震動的常存。」 (希伯來書十二章27節)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2-12-09 基督教論壇報 / 靈修禱告
國殤─從掃羅之死到大衛哀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