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1 專欄 / 好牧人

王者的疆界──亞歷山大大帝與使徒保羅(上)

檢舉
楚雲 楚雲 追蹤
左圖:亞歷山大大帝雕像。右圖:佩拉城露天遺址(王桂花攝影)
十年獲取的疆界,還不能滿足這位年輕帝王的征服欲望,他的目標是全世界,他要成為世界的王……。

◎楚雲(牧師)

終於來到一直期待探訪的希臘北方,神奇的馬其頓地區。

帖撒羅尼迦以西六十公里外的佩拉(Pella),是亞歷山大希臘帝國崛起的首都。現今遺留的現址已是一大片殘缺的廢墟,站在這曾輝煌一時的歷史舞台,不由得遙想起那軍事強國領袖的征伐歲月,拓展的疆界橫跨了歐亞非三大洲,那年輕君王的征戰如橫空出世,縱橫千里,氣焰空前迅猛。

作者造訪佩拉城露天遺址。(王桂花攝影)

佩拉是亞歷山大的出生地。從小他聰敏而膽大,是父親腓力二世在眾子之間重點栽培的對象。腓力邀請希臘鴻儒亞里士多德教導亞歷山大各樣重要學識,並且塑造了這個少年宏闊的世界觀。日後亞歷山大面對的世界,不再限於馬其頓,不再限於希臘。他的目標是直到地極。

異夢預言帝國興衰輪替
我想起聖經中,但以理為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解釋「巨像之夢」的故事。分屬五種材質,金銀銅鐵泥形塑的人體,表徵古代四大帝國的興衰輪替:巴比倫、波斯、希臘和羅馬。

無獨有偶,同樣的意涵以不同的形像出現在但以理的夢裡。帝王之夢看見自己榮華的虛幻表象,而先知之夢見識到人如獸凶殘的黑暗本質。

伯沙撒元年,先知但以理在夜間得見異象。目睹四個大獸自海中破浪而出,分別是獅、熊、豹和無以名之的怪獸。四獸象徵著世上興起的四個帝王和他們的國度。

時隔兩年,但以理在書珊城又見到異象。一隻在東方的公綿羊,以雙角向各方牴觸,任意行走。忽然一隻公山羊,自西而來,遍行全地,腳不沾塵,兩眼中間有著特殊的角。公山羊忽然朝向公綿羊忿怒牴觸,肆行踐踏。

這奇異的畫面,天使加百列向先知解釋:「公綿羊就是瑪代和波斯王,那公山羊就是希臘王。兩眼當中的大角,就是頭一王。」(但以理書八章20節)

完全清楚了。「豹」,是指依序第三的希臘帝國;「頭一王」,就是亞歷山大大帝。

左圖:佩拉考古博物館馬賽克地板圖案「豹和酒神」,估計年代為公元前330-300年。(王桂花攝影) 右圖:「豹和酒神」近照。(Photo by Yann Forget)

年輕帝王奇速開疆闢土
我迫不及待的走進佩拉考古博物館,館內佈滿了室外廢墟挖掘出來的重要展品,琳琅滿目。在二樓向下俯看的瞬間,一大片完整無缺的馬賽克地板出現在眼前,我驚動了。那圖案中央正是一隻豹,背上反向騎乘著持杖的酒神。這雖不是希臘神話和藝術罕見的題材,但時隔兩千多年,重新在此出土,如鎮館之寶般留在佩拉,我隱隱覺得,這裡面有不言而喻的歷史暗示。

豹,地表奔跑最快的走獸。亞歷山大以十三年的時間,建立了跨洲的龐大帝國,他深具謀略和戰術,以奇速開疆拓土,勢不可擋。

登基那年,亞歷山大才二十歲,當下卻是父親被近身護衛持刀刺殺之時,當日腓力二世正在舊都埃格(Aegae)赴女兒婚宴。有人懷疑是出於亞歷山大母親急於奪權的陰謀,甚至亞歷山大也參與其中。

豹,除了速度,凶殘無情的本性也讓其他生物恐懼和遠避。

左圖:亞歷山大的父親、腓力二世塑像。(來源:https://livius.org/)右圖:腓力二世的金冠與骨灰盒。(翻攝)

屠殺焚城只為征服地極
亞歷山大東征的過程裡,騎兵和長矛方陣被運用到極致,戰無不勝。因著目的只為征服土地,希臘軍隊所到之處,屠殺焚城從不手軟,波斯皇宮波斯波利斯一夜毀盡就是典型的例子。亞歷山大又極度自戀的將所征服多座城市更名為「亞歷山大」,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埃及亞歷山大港。此處也是他日後的終葬之地。

大軍進到印度河谷,多年刀劍征伐已使士兵困乏不堪,將士紛紛要求返程。然而亞歷山大心目中的地極還沒有抵達,豈會輕言止步。十年獲取的疆界,還不能滿足這位年輕帝王的征服欲望,他的目標是全世界,而他要成為世界的王。正如他在埃及阿蒙神廟中自稱得著神諭印證他是神之子。

軍心動蕩,眾將士已深感亞歷山大只圖霸權,而不顧部屬性命,眾人於是假造神旨迫使亞歷山大放棄再戰之想。印度河流域的叢林,確實使希臘軍隊作戰陷於前所未有的困境。面對士兵極度厭戰的壓力,亞歷山大不得不選擇回頭。也許出於不甘和報復性的懲罰,回程中,亞歷山大軍團被刻意引入氣候酷熱的沙漠地帶,缺水缺食,許多人紛紛倒地喪命。

這幅十八世紀浮雕,描繪在西元前331年,亞歷山大騎馬率軍與波斯進行的高加米拉戰役。(Photo by Luis García)

戰場遭遇無法致勝敵人
扺達巴比倫城不久後,亞歷山大突然罹病垂危。出乎所有人意料,身經百戰的強大征服者,在摧毀了宿敵波斯帝國之後,竟如此快速的面對生命盡頭,他遇見了無法制勝的敵人,死亡。那年他三十三歲,正值精力和戰功的巔峰。亞歷山大死後,他的帝國立即分裂,部屬各自據地為王。一切來得快去得快,如曇花一現。

據傳說,亞歷山大臨終前交代了三件事:一是他的陵墓前要以金銀舖路;二是葬禮行進中要醫生隨行;三是棺木兩側留出洞口,將遺體的雙手放置在外。

傳聞若屬實,這應是亞歷山大人生的最後反省,像一篇哲學性的宣言。他要人看見金銀的虛幻,最終不過是通向墳墓。他要人知道醫術再高明,面對生死也有束手無策之時。他要人見證他一生不斷奮戰爭奪一切,結局是兩手空空,什麼也掌握不住。

當然,他曾享有的疆界,除了墓園,沒有半分土地屬他所有。

見證亞歷山大崛起的佩拉城,如今人們也只能在廢墟裡,勉強拼湊出這位年輕帝王曾有的過往。

相關文章:王者的疆界──亞歷山大大帝與使徒保羅(下)

遠眺奥林匹斯山。(王桂花攝影)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2-12-09 基督教論壇報 / 靈修禱告
國殤─從掃羅之死到大衛哀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