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05 專欄 / 好牧人

帝國盛世的回眸──古列大帝和先知但以理(下)

檢舉
楚雲 楚雲 追蹤
"Daniel's Answer to the King", by B. Pratt, 1892

◎楚雲(牧師)

相關文章:帝國盛世的回眸──古列大帝和先知但以理(上)

但以理這陌生的遺民,走過整整一個帝國的興亡,面對時代的動盪和新的勝利者,臉上沒有任何卑屈的表情;反倒在沉穩的回應裡,似乎有一種洞曉所有歷史變化法則的篤定不驚。在他身上總讓人感覺不被震動的迥異特質。這使得古列王眼目一亮。

生命顯明先知職事度量
古列敏感的察覺出這位前朝遺老,其智慧和能力都在身旁眾卿之上,得此一人舉國之幸,不重用此賢才,更待何人?古列定意賦予但以理僅次於君主的總長位分。

不料此舉導致群臣心懷妒恨,遂以惡謀陷但以理於險境,幾致獅群撕咬而喪命。神差使者馳援施救,堵住獅子口,使得但以理安然脫險。古列驚服之餘,對但以理更加敬重和信任。君臣間相知相惜,但以理感念知遇,對古列也就毫不保留的進言。

君臣之間的高度信任,更重要是源自但以理對神話語的閱讀和啟示。他原出身猶大皇室宗族,在屬神的事上一向敬虔,被擄到巴比倫後從未中斷靈性的追求。他勤讀聖經,也在異夢異象裡領受預言。但以理的生命逐漸顯明了先知的職事和度量。

左圖:"Cyrus restores the treasures of the temple", by Thomas de Keyser,1660。右圖:羅馬「城外聖保祿大殿」但以理馬賽克像。

霸主下詔釋放被擄者
一日,他讀到耶利米書有關耶路撒冷荒涼和恢復的年日:「耶和華如此說:為巴比倫所定的七十年滿了以後,我要眷顧你們,向你們成就我的恩言,使你們仍回此地。」悠悠歲月,但以理自被擄之日起,身居異邦已近七十年,神百姓日夜期待釋回的日子愈加迫近,先知內心對神應許的實現也更急切。終於,但以理按神的話向古列大帝傳述猶太人的民族命定,請求他釋放神百姓離去。

古列思索再三,回想自己一生的獨特身世和經歷,一切像是冥冥中早有牽引。耶和華神從古列出世就守護他的性命,倖免於家族長者的謀害。又在他成年後的戎馬生涯裡,賦予他無可匹敵的用兵之道,展現無可取代的攻伐之勢,除去了新巴比倫帝國壓負在猶太人頸上的軛。

古列竟從一位猶太先知聽見神子民的呼聲,而這位先知其實近在咫尺,正在輔佐自己治理天下。釋放猶太人回歸故土,因此成了古列不能不完成的心事。

我憑公義興起古列,又要修直他一切道路。他必建造我的城,釋放我被擄的民……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以賽亞書四十五章13節)

在古列之前近兩個世紀,先知以賽亞寫下耶和華的話,不可思議的應驗了。

神激動古列王下詔之前,但以理正在傳述「七十年荒涼年數已滿」的信息。基於敬畏,本於仁慈,一代霸主成了仁君。他下達了釋放猶太人重建家園的詔令。《但以理書》中所提「七十個七」的時間節點第一個「七」,正是從此開始。

波斯帝國故都、波斯波利斯古城遺址,入口處有巨型半人半獸的拉瑪蘇雕像作為權勢象徵。

以民返鄉欲重建聖殿
隔年,準備妥當的返鄉者,近五萬猶太人,興奮的一同踏上歸程。他們當中有人出生於巴比倫,從未見過耶路撒冷,但那份家族傳承的望鄉情懷,一如先祖殷殷縈衷,充滿熾熱的期盼。

那日,古列和但以理併立在城頭,望著扶老攜幼離去的人群。不時有人頻頻回首,向送行的人揮手告別,畢竟在此寄居了一整個世代,雙方都有難言的不捨。只是鄉情難卻,異鄉永遠不及家鄉親啊!

漸行漸遠,有人還向古列和但以理遠遠喊出祝福和感謝的話。君臣兩人相視會心一笑,他們送走的是一群敬畏耶和華的族類。面向耶路撒冷西行的隊伍裡,有幾台裝載聖殿金銀器皿的車輛被特別守護著;這批剛強的子民不只返鄉而已,他們一心要重建神的殿,向世界見證神的榮耀。

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
但以理一生屬靈學習的核心,就是認識神在時間中掌權,耶和華站在歷史的最高峰統管萬有。而但以理帶給君王最大的啟示,就是「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人間國度的存立,乃是為永恆的國度効力,這是他們興廢的關鍵。

在生命的暮年,近九十歲,先知提筆寫下《但以理書》。回顧自己一生最重要的經歷和異象,他盼望神的子民清楚知道,神是如何在隱密中守護祂心愛的百姓,時候到了,一切必然按著神的預見和心意發生。

關於先知和外邦君王的相遇,但以理知道這出於神手的巧妙,他們彼此各安其位,在交會中尋求智慧,讓神定奪道路。

到古列王元年,但以理還在。」(但以理書一章21節)這是本書動人的開頭。

如此,這但以理,……波斯王古列在位的時候,大享亨通。」(六章28節)

見證過火窯烈焰,經歷過獅坑絕境,但以理和神的百姓一同行過七十年歲月幽谷,直到盡頭看見盛筵已豐美的擺設齊全。神的百姓將要重新住在耶和華的殿中。

寫到這裡,但以理擱下筆,閉上眼,為自己如此不可思議的一生,充滿感謝的向至高主敬拜祈禱。臉上帶著光,但以理笑了,他感覺神也喜悅的笑了。

以色列70週年國慶紀念幣,川普和古列 同框。(取自Mikdash 網站)

〈後記〉
古列的軀體今日已不在陵墓內,去向一直成謎。在他之後的波斯帝王陵寢都是鑿在山巖石壁上,唯獨古列長眠處矗立於大地。極目四望,一片空茫,此處成了一座醒目的紀念碑,敘說著兩個古老民族神奇的交會。

2018年以色列七十週年國慶日,以色列聖殿重建委員會破天荒的發行古今領袖肖像同框的紀念幣,其中一人是美國總統川普,另一人就是古波斯大帝古列。後者令許多人詫異。

顯然,事蹟雖遙遠,曾有的情感千古之下依然迴盪。現今伊朗和以色列外交情勢緊繃對峙,我站在古列陵墓前祈求行作奇事的主,再次為祂的名召喚今日的古列和但以理,起來見證神統管萬邦的權能和榮耀。(全文完)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2-12-09 基督教論壇報 / 靈修禱告
國殤─從掃羅之死到大衛哀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