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16 專欄 / 好牧人

巴比倫最後的城門 ──伊什塔爾門(下)

檢舉
楚雲 楚雲 追蹤
"The Flight of the Prisoners", by James Tissot, ca. 1896-1902

◎楚雲(牧師)

相關文章:巴比倫最後的城門 ──伊什塔爾門(上)

猶太人集體被俘時,軟弱不堪。但以理和那小群卻是神預留的剛強子民和敬虔的生命。雖是囚徒,卻是尊榮的囚徒。

尼布甲尼撒掠奪了耶路撒冷聖殿的金銀寶物和器皿,那敬虔的小群悄悄帶離的是屬神的書卷,那些書卷幫助為神遭難的百姓帶來神命定的安慰,還有返鄉歸回的堅定應許。

但以理為尼布甲尼撒王解夢。 (Franz von Hauslab the Younger創作)

屬神書卷帶來命定安慰
但以理被帶到巴比倫時,不到廿歲,出身猶大貴胃的知青背景,以及殷切的靈性追求,使他擁有異於常人的氣質。

尼布甲尼撒雖是任性又擅取人命的君主,但並非一介莽夫,在識人識才上有其獨具的眼光和分辨力。他相中但以理出眾的才質,賦予宮中高位任用。其後又因但以理超常智慧的解夢,王自謙的以但以理為先知,為最高的國策諮詢對象,始終謙恭以對。

可惜後繼者,淡忘了先王的經歷,囂張跋扈又治國無方。但以理近八十歲那年得異夢,明白巴比倫帝國氣數將盡。末代君主伯沙撒在宗教節日擅取猶太聖殿器皿飲酒作樂,全然不覺波斯軍士已悄然持械入宮,慘遭殺戮,當日亡國。

伊什塔爾門的輝煌自此落幕,再次洞開之日,卻是萬千遭俘虜的列國子民,歡然獲釋歸鄉的通道。

左圖:義大利藝術家創作的先知以西結像。右圖:以西結所見異象("Ezekiel's Vision", by Raphael)

枯骨復活勾勒復興渴望
以西結自幼就為猶太祭司職份接受訓練和裝備,因而聖殿被毀後他頓失人生去向。尼布甲尼撒二度入侵耶路撒冷時,以西結被擄,當時但以理已在異國朝中被拔擢、任職十年之久,但以理出眾的能力和節操,不僅讓巴比倫王委以重任,也使其聲名遠播,特別在猶太子民中成為無人不知的一代賢者。

淪落異鄉為囚的以西結欽仰但以理的風範,定意遵奉相同的生命原則,在落難中持守神的心意和揀選,以先知的身分向時代發聲。

離鄉那年,以西結廿五歲,歷經五年的悲痛和沉潛,他在迦巴魯運河畔,第一次望見天開了,神的寶座顯現在穹蒼之上,四活物在火中上下。以西結瞬間明白,這是神在一個暗昧不明的時代,給祂子民的激勵和安慰。在人間動盪之上有一個不被震動的中心,以無可阻擋的力量調度萬有。

時隔廿年,以西結寫下這異象,為神百姓留存。卷中描寫了耶路撒冷淪陷之痛,並且以枯骨復活的景象,陳述苦難之後的復興。終卷更以未來神殿的壯偉圖像,勾勒出神與子民在永恆中同在的渴望。

以西結看到十二道永恆之門,「從此以後,這城的名字,必稱為耶和華的所在。」(以西結書四十八章35節)傳述完這最後的信息不久,以西結就安歇離世了。他葬於今日巴格達附近的吉費(Kifi),在地上後半生的年日,以西結始終不曾重返故土,再也沒有見到耶路撒冷。但末期他終必起來,與但以理同享福分。因為神為他們和眾子預備了一座永遠的城,在天的境界裡。

作者攝於柏林「別迦摩博物館」伊什塔爾門。(王桂花攝影)

靈魂之聲撼動天地
年近八旬的但以理,從頭到尾目睹一個帝國的起落升沉。但以理在神面前大蒙眷愛,只因七十年間如此悠長的歲月,他一日三次的懇切跪禱,從未中斷。但以理對準屬天的時刻,有如獻祭時分,不止息的記念神在地上的權益。日升月落之間,在異國首善之地,權傾天下的邦國深處,他在窗前面向耶路撒冷,以微聲緊扣神的心意,穿雲而上直達天庭。連天使也奉差遣前來回應他的祈禱。

這位先知雖日趨老邁,他的靈魂之聲,卻撼天動地,衝撞並轉移了時代。他目送自己的同胞走出了伊什塔爾門。而他,繼續站在時間的高峰,遙望天上寶座前的人子,為神子民歡然預備永恆的應許之地。

徘徊在別迦摩博物館內的伊什塔爾門前,我似乎看到但以理,看到以西結,看到千萬因認識耶和華而行事剛強的子民,大步踏向巴比倫城深處,直到它頹然倒下。而迎接他們的是一座前所未見的聖城,在榮美的至高之處,向宇宙展示無比的光耀。

伊拉克古巴比倫城仿古的部份建物。(來源維基,Photo by Safa Daneshvar)

〈後記〉
中東的一代梟雄薩達姆‧海珊,1979年到2003年伊拉克殘暴的獨裁者,執政末期死於絞刑。他在位時因以血腥手段清洗境內民族和異議份子而惡名昭彰。海珊執政下的伊拉克,憑藉豐沛的石油能源大力開展國家建設,擴充軍備,一時間國力迅增,躍升為世界軍事強國。高漲的野心使海珊大搞個人崇拜,並利用民族意識對外發動戰爭,又不時遷怒攻擊以色列,結果讓伊拉克人民長年身陷戰禍。

海珊曾自許是「復活的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成就了傲視中東的龍頭霸業。上世紀八○年代,他雄心萬丈試圖耗巨資在原址全面重建巴比倫城,所有宮殿、空中花園都在計劃之列,並且效法尼布甲尼撒留名於千萬磚石上。然而戰事頻仍,使重建工程一直擱置停擺。今日僅有一小部分城牆和廣場突兀的留在古城故址的地面上。戰爭年代,美軍為了建造直昇機基地,部分考古遺址甚至被夷為平地。

一座材質粗糙的仿古「伊什塔爾門」靜靜的被留置於城邊一角,那失真的重現,似乎只是嘲諷著古今統治者繁華落盡的荒涼。

他怎樣待人,也要怎樣待他,因為他向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發了狂傲。」(耶利米書五十章29節)

我必刑罰巴比倫的彼勒,使他吐出所吞的。萬民必不再流歸他那裏;巴比倫的城牆也必坍塌了。」(耶利米書五十一章44節)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