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0-21 專欄 / 好牧人

《真理教室》假道學vs.真敬虔(上)

檢舉
文亮 文亮 追蹤

◎文亮(湖光教會主任牧師)

經文:馬太福音23:1-14

那時,耶穌對眾人和門徒講論,說:「文士和法利賽人坐在摩西的位上,凡他們所吩咐你們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但不要效法他們的行為;因為他們能說,不能行。他們把難擔的重擔捆起來,擱在人的肩上,但自己一個指頭也不肯動。他們一切所做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見,所以將佩戴的經文做寬了,衣裳的繸子做長了,喜愛筵席上的首座,會堂裡的高位,又喜愛人在街市上問他安,稱呼他拉比(拉比就是夫子)。但你們不要受拉比的稱呼,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夫子;你們都是弟兄。也不要稱呼地上的人為父,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父,就是在天上的父。也不要受師尊的稱呼,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師尊,就是基督。你們中間誰為大,誰就要作你們的用人。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有古卷加: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侵吞寡婦的家產,假意做很長的禱告,所以要受更重的刑罰。)」

當耶穌知道自己距離上十字架的時日不多,祂也更無顧忌地面對那些處心積慮要除滅祂的法利賽人、文士、祭司、長老……,不僅直接挑戰當時聖殿的荒誕、律法的錯謬,也直接指出人的罪惡、道德的墮落、生命的敗壞,而這也加速了那些宗教領袖下手害耶穌的節奏。平心而論,耶穌並沒有想要挑釁那些人,反而這三年多來那些宗教領袖和猶太人一直在挑釁耶穌、想置耶穌於死地。雖然他們外表看起來很屬靈,但心裡卻充滿了邪惡的意念,所以耶穌逮到機會便豪不客氣地批判那些文士和法利賽人「假道學」!

所謂的「假道學」就是偽君子──滿口仁義道德,實際行為卻相反的人。假道學的人表面上看起來一本正經,實際上卻是壞了心術。我們相信,沒有人喜歡假道學,當然,神更不喜歡!因為假道學很容易絆倒人、傷害人,那麼,我們務要從耶穌給我們的提醒中防範並杜絕自己落入假道學的危機、陷阱和迷思,才能讓我們有「真敬虔」的生命,作基督的真門徒。從耶穌責備文士和法利賽人的內容可以歸納出十點「假道學」的現象,並與「真敬虔」作對比,讓我們可以反思自己是假道學呢?還是真敬虔?由於內容頗多,我們將分為上、下兩篇來分享。

假道學vs.真敬虔

一、光說不練vs.謹守真道

二、嚴以律人vs.嚴以律己

三、沽名釣譽vs.謙卑自己

四、阻人得救vs.引人歸主

五、欺壓弱勢vs.憐憫貧窮

六、誤人子弟vs.建造生命

七、見利忘義vs.敬虔誠信

八、本末倒置vs.合乎中道

九、道貌岸然vs.表裡如一

十、虛偽惡毒vs.恩慈良善

一、光說不練vs.謹守真道

門徒的見證不是嘴巴所說的,而是活出來的!

耶穌說:「文士和法利賽人坐在摩西的位上,凡他們所吩咐你們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但不要效法他們的行為;因為他們能說,不能行。」(馬太福音23:2-3)

假道學的第一項明顯特徵就是光說不練,或是說一套、做一套,甚至什麼都不做,卻叫別人去做,還可以說得頭頭是道,但自己卻沒有辦法做到,這樣假道學的人實在是令人不敢恭維。另一類假道學的人總是可以大肆批評、論斷、指責、要求身邊的人,使得不少人因他們的言行受傷或絆倒,耶穌直指當年許多的宗教領袖就是這類假道學的人。

因著這一點,讓許多人不敢承認自己是基督徒,因為怕行為不如人們心中對基督徒的預期,被批評為假道學,所以不希望被知道自己是基督徒,許多時候也不敢與人分享福音和真理,甚至讓有些基督徒自我控告,覺得自己不好,這樣的心態和現象又矯枉過正了。不要因噎廢食、懼怕自己是假道學就不敢承認自己是基督徒,或是錯過每一個分享福音和教導真理的機會,基督徒並非是完全人,不要因為怕被指控為假道學就不敢為主作見證。我們的神是鑒察人心的神,祂知道誰是盡力而為的,誰又是假道學的偽君子。每個在心態和行為上盡力討主喜悅的人都可以免於被扣上假道學的帽子;但那些打從心裡不想遵行神旨意、光說不練的人終究無法瞞騙神的鑒察。

避免假道學的迷思,我們可以設定一個合神心意的目標,並不是要求他人去做到,而是自己先去做,或是帶著人、陪著人一起向著標竿前進,前提是必須符合神的真理、必須是自己身體力行。既然假道學的第一個特徵是光說不練,那麼我們就積極地去遵行真理,為自己設定一個可以達成的標竿,按部就班地去實踐。(試著找到你的屬靈父母、屬靈同伴和屬靈兒女,一起操練行道的實踐,那會是生命極大的成長和祝福!)

二、嚴以律人vs.嚴以律己

我們不該是弟兄姊妹的「監考官」,而是成為陪伴他們成長的「教練(或父母)」。

耶穌說:「他們把難擔的重擔捆起來,擱在人的肩上,但自己一個指頭也不肯動。」(馬太福音23:4)

假道學的第二項特徵就是對他人是嚴格的高標準,對自己卻是寬鬆的低標準──嚴以律人,寬以待己。在基督徒的群體中很容易拿一些「人訂的標準」來作為評量一個人是否屬靈的依據。例如:你有每天讀經、禱告、靈修嗎?很多人一聽到其他人沒有做到,就表露出詫異、不悅、甚至輕視的眼光,並不了解人無法做到的原因,也沒有試著幫助人漸進式地在屬靈裡長大、成熟、剛強,卻只是以高標準去論斷人,甚至去定人的罪,那就真是像當年的文士和法利賽人一樣的假道學了。相信每個基督徒屬靈的身量都是從幼嫩、一步一步學習、一點一滴建立起來的,每個真實重生得救的基督徒都走過軟弱、悖逆,也都經歷過許多挫敗,甚至承受過管教,才慢慢累積屬靈的身量。我們自己也無法盡善盡美,所以不要以一步登天式的屬靈標準來要求他人要做到,甚至不給他們成長的時間和空間。我們不該是作弟兄姊妹的「監考官」,我們應該成為陪伴他們成長的屬靈「教練(或父母)」。監考官只會打分數,然後淘汰那些不及格的,甚至只留下一百分的;但教練會按著每個人的能力、處境和狀況,陪伴他們一步步地成長,直到達到所設定好的目標。監考官要求的是別人──你怎麼達到我的標準;屬靈的教練要求的是自己──我怎麼幫你達到你最好的成績和境界。

當年的法利賽人何止像監考官,更像是祕密警察,不僅訂定一般人難以做到的高標準,還想盡辦法抓到那些做不到的人的弱點,並且加以定罪;但他們私下卻容許自己可以做不到,人前人後兩套標準。所以當年人們看到文士和法利賽人,總是避之唯恐不及。我們應該像耶穌,是門徒的教練、是門徒遇到問題第一個想找的人,我們並不應該是那「把難擔的重擔加在人身上」的人,而是應該幫助別人分擔重擔的人,甚至是把人帶到耶穌面前,使人可以卸下重擔的人。記得:如果我們自己做不到的,就不要要求別人去做,在我們自己可達到的目標上,可以建議人一起做,甚至帶著他一起做,才能避免嚴以律人的假道學,而是寬以待人(嚴以律己)的好門徒了。

三、沽名釣譽vs.謙卑自己

只有謙卑事奉的生命是值得被尊重,更是會被神記念到永恆的!

耶穌說:「他們一切所做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見,所以將佩戴的經文做寬了,衣裳的繸子做長了,喜愛筵席上的首座,會堂裡的高位,又喜愛人在街市上問他安,稱呼他拉比。」(馬太福音23:5-7)

假道學的第三項特徵就是「沽名釣譽」,深怕別人不知道他是誰,深怕人把他看小了、看低了、看扁了。有些人會非常看重「名望」,但有沒有「內涵」就不得而知了。一個有內涵的人並不需要許多的頭銜來證明自己,人們會因為從他的內涵受益,而想追問「這個人是誰?」然後給予他肯定,或熱切地想認識他,甚至跟隨他。而一個假道學的人即使可以擁有很多頭銜和職位,但因為沒有實質的內涵,很快地就會自曝其短,也不會有人認同與跟隨。一個有趣的現象:越是內涵不足的人越需要外在的頭銜和稱號來獲得所需的安全感、存在感和價值感;一個看重生命內涵的人會因為知道自己裡面有多少而成為自己的喜樂和滿足,會因為內涵得到真實的安全感、存在感和價值感。

當年的法利賽人和文士因為他們的生命和身量並沒有得到群眾的認同(甚至是不認同),所以他們更看重外在的服裝、外在的表現,為的就是要人們看見,希望得到人們的尊重和稱讚,他們不斷地找出別人的問題,為的是顯出自己高人一等,但結果卻是導致人們敬而遠之。然而,耶穌沒有任何的頭銜和稱謂,如果有,那絕對不是猶太人認為光榮的頭銜「拿撒勒人-耶穌」一個默默無聞、出不了什麼好東西的地方,耶穌也不過是一個木匠的兒子,但耶穌所到之處卻受到許多人的欽佩、尊重、歡迎、愛戴,不是因為耶穌的頭銜,而是因為耶穌的生命。耶穌不需要受人的服事,反而因為謙卑的服事,使祂的名千年以來被尊崇。我們會說:祂是那位為我們受死、犧牲、付代價的奴僕君王、代罪羔羊,千百年來有無數的人敬拜祂、跟從祂、甚至獻上生命給祂!

小心落入假道學「沽名釣譽」的危機,只有謙卑事奉的生命才是值得被尊重,更是會被神記念到永恆的。我們來到教會、來到神面前,並不需要因為你的頭銜、學位、成就獲得安全感、價值感。神真正在乎的是我們生命的重生,我們真正的安全感、價值感來自於耶穌基督的救恩,讓我們在基督裡是蒙愛的,也能在基督裡與人彼此相愛。若我們來到教會和神面前還需要世界那一套價值體系,那我們就會失去在基督裡的喜樂和滿足,也無法活在一個真敬虔的生命狀態中,甚至落入假道學的陷阱了。

四、阻人得救vs.引人歸主

假道學的人──會想定人的罪(肯定自己);效法耶穌的門徒──所要的是引人歸主(為他人想)!

耶穌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馬太福音23:13)

當年耶穌傳講天國的福音,不僅要人們悔改、經歷重生,更希望人們知道,必須藉著耶穌基督十字架的救恩才能進入天國。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翰福音14:6)誠如使徒所宣告的:「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傳4:12)但顯然,法利賽人、文士和一些人並不認同,他們不僅攔阻人認識耶穌、跟隨耶穌,甚至把跟隨耶穌的人視為叛亂分子、顛覆社會和敵對上帝者,他們為了抵擋耶穌,不惜扭曲真理、教義,並想盡辦法控告耶穌。畢竟當年社會中多數人是文盲,而聖經和律法詮釋的權利又掌握在文士、法利賽人和一些宗教領袖的手中,所以許多人成為了愚民政策下的受害者。

耶穌的教導解明了真理,讓眾人恍然大悟,猶如馬丁路德把希臘文聖經翻譯成德文,讓許多人看懂了、明白了真理,就推翻了當時教會許多錯謬的觀念和制度。同樣地,耶穌成為了推翻錯謬、恢復真理的改革者,嚴重地打擊當年文士和法利賽人的教訓,威脅當年聖殿的權柄,所以那些人聯合起來對付耶穌,雖明知耶穌所做的都是與人有益的服事,卻不斷地攻擊耶穌,試圖除掉耶穌,所以那些文士、法利賽人的心裡就像耶穌所說的──充滿了罪惡。假道學的人會想定人的罪,凸顯自己的好,除掉自己的眼中釘;但真敬虔的人會像耶穌所做所為,想要的是引人歸主,想救人免於死亡──不單是肉體的死亡,更是靈魂的不致滅亡。我們是否是真敬虔的門徒呢?

五、欺壓弱勢vs.憐憫貧窮

耶穌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侵吞寡婦的家產,假意做很長的禱告,所以要受更重的刑罰。」(馬太福音23:14)

保羅提醒我們:「我凡事給你們作榜樣,叫你們知道應當這樣勞苦,扶助軟弱的人,又當記念主耶穌的話,說:『施比受更為有福。』」(使徒行傳20:35)

我們身邊總會有許多比我們弱勢的人,我們如何對待那些比自己更需要幫助的人呢?無論是身體的、心理的或是各種心靈上需要醫治、安慰和幫助的人,又或是經濟上、各樣物質缺乏的人,也包括文化上的弱勢,因著種族、國籍、不同身分而被歧視或傷害的人。耶穌不僅不要我們存有負面的心態,輕易地去藐視、貶抑弱勢,更不容許行為上的欺壓和霸凌,反而提醒門徒應該效法耶穌,去憐憫各種貧窮與弱勢的族群,藉著神量給我們的,盡可能地給予他們需要的幫助。

當年那些宗教領袖、文士和法利賽人喜歡攀權附貴,卻對沒身分、沒地位、沒背景、沒財力的耶穌和門徒們嗤之以鼻,甚至厭棄那些患病、窮乏……社會的邊緣人。但耶穌來,卻作所有罪人的好朋友,憐憫貧窮並醫治病人,耶穌和門徒所做的,自然帶給文士和法利賽人莫大的壓力,使得他們不得不強烈地抨擊耶穌。然而,聖經早有教導:「你手若有行善的力量,不可推辭,就當向那應得的人施行。」(箴言3:27)又說:「憐憫貧窮的,就是借給耶和華;他的善行,耶和華必償還。」(箴言19:17)顯然,那些文士和法利賽人根本沒有活出神所要的生命,並未照著聖經的教訓去實行。

不要只是外表裝出很敬虔的樣子,使徒約翰說:「凡有世上財物的,看見弟兄窮乏,卻塞住憐恤的心,愛神的心怎能存在他裡面呢?」(約翰一書3:17)在面對憐憫貧窮、幫助人這個功課,的確是考驗我們是否真敬虔,盼望我們都能藉神給我們手中的能力去建立基督的教會、幫助需要的人們,並成為敬虔的兒女,而不是落入假道學的泥淖了。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