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15 專欄 / 天路客

你要給他一個世界——思想電影《嬰兒轉運站》

檢舉
徐硯美 徐硯美 追蹤
三人踏上為男嬰羽星尋找合適家庭的旅程。(劇照來源:車庫娛樂)

◎徐硯美

翻閱聖經第一章,讀到上帝創造世界,創造的次序從混沌到日夜分明,從汪洋到陸地與海洋分開,從荒地到生意盎然,從寂靜到充滿著鳥獸蟲魚的活動,此時,祂才把人放到這個世界裡。

來到新約,讀到關於耶穌誕生的記載;即便這位君王降生在馬槽,但同時看見從天使報信,到東方三博士,再到他肉身的父母約瑟與馬利亞,都在為耶穌的降生「預備」;而耶穌也親自傳講自己是「道路、真理、生命」的信息,並告訴世人,他要為我們「預備地方」(參約翰福音十四章3節)。

任何一個新生都需要呵護

上帝在聖經裡傳遞了很重要的信息,就是任何一個生命的新生,無論是肉體上的嬰孩,還是屬靈上的新生兒,都需要為其預備一個環境。而耶穌降生的例子,也提醒了我們,這個世界與環境不只是建構在經濟的條件上;馬槽的環境是很糟糕,可是,眾人的呵護,卻能讓這個生命有著無比的安全感。

人類嬰孩,比起大多數初生動物來得脆弱。他不像馬或是羊,在出生不久後就要學會站立,因為這樣才能喝到母奶;甚至,人類嬰孩的進食,若沒有悉心的照顧,都有可能帶來難以挽回的生命危機。我自己就有一個女兒,在當新手爸爸的時候,當時都苦於用瓶餵時,奶量與哺餵的角度,吃完之後的拍嗝等等,一個步驟一個步驟的學習;環境的冷一點熱一點,光線亮一點暗一點,奶粉尿布的品牌等……。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比以前更讀得懂創世記;因為,在我的女兒來到這個世界以前,我需要為其脆弱的生命,預備一個環境,來讓她可以在呵護中,走出脆弱,慢慢成長。所以,值得我們深思的是,面對生命的來臨,我們準備好了嗎?

相鉉經營洗衣店但一直負債累累。(劇照來源:車庫娛樂)

金錢與親情的天秤兩端

《嬰兒轉運站》是2022年上映的韓國劇情片,由日本知名導演是枝裕和編導,並找來韓國國民影帝宋康昊、實力派演員姜棟元、家喻戶曉的創作歌手IU李知恩共同演出;該電影入圍75屆坎城影展金棕櫚獎,並由男主角宋康昊贏得該屆的最佳男演員。該電影入圍75屆坎城影展金棕櫚獎,宋康昊並贏得該屆的最佳男演員。

《嬰兒轉運站》故事敘述從事性工作產業的單親媽媽文素英(李知恩 飾),將自己的兒子羽星,丟棄在由教會為棄嬰設置的嬰兒救援艙前,並留下一張紙條:「羽星,對不起,我會再回來找你的。」經營洗衣店但負債累累的相炫(宋康昊 飾),以及在這間教會工作的工人東秀(姜棟元 飾),卻將小孩偷走,東秀並且利用職務之便,刪除監視鏡頭中,記錄著這位母親棄養過程的影片。

然而事隔一日,素英便受不了良心譴責,後悔地前去家庭教會想要回羽星,卻發現小孩已經不見。正當她要報警時,相炫與東秀找到了她,並明白表示自己是非法的「嬰兒仲介」。原本對二人行徑感到不屑的素英,聽到這二人一搭一唱,說著能夠為兒子找到一戶好人家,且又能賣出鉅額的價錢時,素英竟然動搖了。她想到自己無法提供羽星好的環境,同時也受夠了現在的生活,而眼前這個陰錯陽差,可能是個「兩全其美」的選擇;於是,便加入二人,一起幫羽星尋找「買家」。

單親媽媽素英未有能力獨自撫養兒子。(劇照來源:車庫娛樂)

誰才是適合的父母?

除了三人臨時組成的非法嬰兒仲介團隊,另外還有兩雙眼睛盯著這件事,就是警察秀珍(裴斗娜 飾)及一同辦案的後輩李警探(李周映 飾)。她們亟欲想要在三人與「買家」有確切金錢交易當下來個「人贓俱獲」,這樣才讓整個案子,以一個「大案子」的方式偵破,而不會陷入訴訟的模糊地帶。所以,各自帶著不同原因,希望羽星被「賣出」的幾人,就展開了一場不斷媒合「買家」的公路旅程。

這部電影的特別之處,在於每個角色行為的原因都能夠理解,卻又在道德的界線上越了界;甚至,在尋找「買家」的過程中,素英還會因為「面試」時對方批評兒子的長相,而破口大罵。而相炫與東秀也一如他們跟素英說的,有在積極幫羽星找尋適切的「買家」。

以致,觀眾被帶到一個道德困境之中:若素英獨自帶著羽星生活下去,未來就很可能因為經濟及其工作環境,讓二人陷入社會底層的悲歌之中;若將羽星賣出,獲利的三人所得的這筆費用必然是「不義之財」,可是卻又一舉改善了包括羽星在內四個人的處境。而這樣的道德困境,也存在於辦案警察心中,因為,如果沒有交易,一切的布局都成了枉然;但是期望交易,不正也是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羽星這個小孩之前嗎?

然而,在這個困局之中,最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是──誰才是最適合的父母?這也是為什麼我在上述的故事中,一直用「買家」稱呼那個要承接羽星的對象。父母不等同於照護者,照護者可以是保有小孩生存條件與生命發展的人,可是,父母卻要比照護者做得更多。

兩位女警鍥而不捨地試圖破獲人口販賣集團。(劇照來源:車庫娛樂)

心是最需要預備的環境

新生兒不會在乎父母的過去,他們只在乎一件事——就是在那個當下,父母是否足夠愛他?是否足夠有勇氣凝視他的眼睛,回應他的每一個需要,即便父母親感到恐懼與自己的不足。孩子的未來,是由父母的每一個當下所創造的;所以,迎接一個新的生命,真正要預備的不是一個環境,而是一顆心,一顆為父為母的心。這顆心帶來創造的能力,在其能力的最大值中,創造承接新生命到來的環境。

預備一顆心,顯然就不是去藥局買一包尿布、一瓶奶粉這樣的片刻,而是長遠的,從我們對什麼是「生命」開始認知的。孩子不是一個物件,也不是一個產業,他們是被上帝所賦予的,敏感且纖細、是充滿感知能力的;同時,他也將成為另一個充滿創造力的個體。也就是說,照護者的每一個當下,都不僅僅是當下,而是在我們生命中不斷地思考「什麼是生命?」這個問題之後,累積而成的回應。

所以,提供照護,跟明白生命而帶有創造性的愛,兩者最大的不同是,前者是出自於責任的不得不。就像電影中的嬰兒仲介相炫與東秀,甚至是母親素英,他們都可以是提供羽星良好照護的人。但是,後者卻是有著自發性的動力,而這個動力的源頭,就是這位為我們創世,差派祂的獨生愛子為我們捨命,也為我們預備地方,要完成祂永恆救贖的上帝。與這個源頭相接時,我們便將不只是用「方法」來改善環境,而是看見創造的可能性,在糟糕的環境中,為生命預備一個更好的地方。

相關新聞:

電影《嬰兒轉運站》未說的故事 南韓牧師挽救棄嬰 成全神對嬰孩的美好計畫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