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22 專欄 / 天路客

《 河馬教授講堂 》帶著眼淚去耕耘

檢舉
張文亮 張文亮 追蹤

◎張文亮(教授)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當走的路甚遠。」他就起來吃了喝了,仗著這飲食的力,走了四十晝夜,到了上帝的山,就是何烈山。」(列王紀上十九:7-8)

他,是以利亞。

他逃到曠野,坐在一棵羅騰樹下,向上帝求死。他在樹下睡著了,主差天使給他預備水與烤餅,天使前來拍醒他,叫他起來。他吃了烤餅,喝了水,依然躺下睡。

主叫天使第二次,拍醒以利亞,叫他再喝水,再吃餅,他要吃足喝足,才能行走前面的路。他還有任務,不能現在睡到死。

主藉這聖經節,教導我們:

第一、主有恩典,我們不要「求死」。

主沒有讓我們求死得死,求死的人,是自認自己的生命裡,已經沒有空間接受主恩典,不,主有恩典。求死,是自認自己擁有生命的決定權,不,主才是我生命的決定權。求死,是自己定睛於黑暗,不信坐在死蔭幽谷的人,還可以有主亮光,不,還有主亮光,可以給我這可憐人。

第二,主有恩典,容許我們一睡再睡。主知道,難過的人,非常需要睡眠。主給的恩典,是等待我們的恩典,容許我們看到祂差遣的天使,沒有問:「主為什麼差派你來?」,或問:「你來這裡幹甚麼?」,就躺下繼續睡。

這兩次的的睡覺,外表都是睡覺,意義卻完全不同。第一次的睡覺,是我們累了、沮喪了、恐懼了,需要休息。第二次的睡覺,是準備起來,要走前面之路。

第一次的睡覺,是以前服事的結束。第二次的睡覺,是為以後服事做準備,主要我們走更遠的路。

第三,主有恩典,使我們的逃避,逃到最後竟然是與主面對面。我們的逃避,到與主面對面,竟然是連在一起。 我們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的下一步,竟然是重新接受主呼召。

只是我們「當行的路還甚遠」,需要第二次再被拍醒,吃主喝主,靠主給的力量,再去奔行前路,直到見主面。我們需要到上帝的山—何烈山,聽主吩咐。

9月14日,下午5:20,我在家難過,我過去熟悉妻子的幫助,現在都沒有了,我怎麼面對以後的日子?

忽然耳中,聽到我妻子的聲音,叫我「張文亮」。我嚇一跳,這是妻子熟悉的呼叫聲。家中除了我,沒有他人。我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就像被主的天使拍醒。我寧願帶著敬畏主的心,來看這事。

我在極深的軟弱時,有主的使者在保護,或聖靈在保護,讓我的妻子發聲,叫我喊我,以免我墮入更黑暗的深淵。

我起來讀聖經,讀了這聖經節。我求主將這特別的經歷,與主的話語相結合。

晚上,我鼓起勇氣,聯絡從未見過面的牧師,請他帶我安排,我在美國的服事。我也聯絡我的學生,請他來教我使用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 ,也許我在美國可以用來影音事奉。

九月22日,我跟著孩子到美國,我聽從孩子的建議,住幾個月,甚至住更久。

我要準備向前行,聽貝琴生前對我的吩咐,持續寫作,網路聖經寫作分享,影音的事奉,與接受別人的幫助,再來奔跑前面的路。

主啊,我需要你的使者,將我拍醒、拍醒、再拍醒,我若醒不過來,踢我一腳也可以。

以利亞有座何烈山,我有主耶穌的加略山,我要來到主的十架前,哭倒在這十架下,看你在要我去哪裡,再帶眼淚去耕耘。

(本文取得張文亮教授授權)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