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0-22 基督教論壇報 / 專題報導

曾獲全球照明界奧斯卡 兩岸有不少知名代表作 袁宗南博士談健康照明 看見上帝造光的心意

記者 李容珍 追蹤
大陸洛陽 ─ 洛邑水城(園區規劃)燈光規劃。(圖/袁宗南照明設計事務所提供)
每一盞燈,可以為建築妝點千姿百態,也可以俗艷刺眼。「照明已經不只是照明,健康照明才是未來的趨勢!」曾榮獲第37屆IALD國際照明設計師大獎,也是全球照明界奧斯卡得獎者的袁宗南教授這麼說。他也是台灣第一個取得IALD照明設計獎的照明博士。

【記者李容珍/台北專訪】目前擔任袁宗南照明設計事務所設計總監的他,引用創世記一章3節「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表示,自從有了人造光之後,人們常常過度使用光,造成光害。因此他提醒,光可以救人,也可以害人,我們需要的是,健康的照明環境。

袁宗南教授。(圖/袁宗南照明設計事務所提供)

以LED卷軸為奧運開幕 全球驚艷
袁宗南在台灣、大陸,以及日本、香港、越南、柬埔寨、澳洲、杜拜等地皆有作品,特別在兩岸有不少著名的代表作:例如2004年西安大雁塔、2005年彰化王功橋、2006年台北國父紀念館外觀照明、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中國畫卷軸、2009年照明改善案──貝聿銘日本美秀美術館、2010年上海世博會台灣館、2019台南運河,以及2021年高雄海洋及流行音樂中心等。

2008年奧運在北京舉行,袁宗南教授被清華大學同班同學張昕教授推薦,在一千多件的作品中勝出,加入開幕式導演張藝謀組成的團隊,以LED燈光的卷軸設計在開幕式演出,全球為之驚艷。

2010年上海世界博覽會台灣館,由李祖原建築師事務所規劃設計,並邀請袁宗南教授帶領其團隊負責照明設計。為了使台灣館的照明兼有不同的表情,並延續日間建築的意象,以搭配建築師「山、水、心、燈」的設計主題,他便將台灣的玉山、IC、蘭花、天燈等元素融入,成果令人驚豔,被日本評選為第一名。

北京奧運開幕的卷軸。(影片截圖)

受邀參加團契 大二受洗回上帝的家
談到自己為何從熱愛的室內設計轉到照明設計,袁宗南說,他考大學時,剛好和龍年出生的學生一起考試,當年錄取率不到10%,於是不得不重考。從小他就喜歡畫畫,父親也在他小時候,要他練習毛筆字,啟發他對藝術的愛好。大學重考時,他的分數可以進入公立大學,但他卻對中原大學新開辦第一屆室內設計系情有獨鍾,認為這一方面可以延續畫畫的喜好,還可以取得工學院學士學位,於是選擇這個系來就讀。

雖然當時系上功課很多,老師要求也很高,但在學長們的邀請下,他參加了教會團契。他說,過去從小學到高中,只知道要讀書,從未接觸過信仰;進到團契之後,讓他感覺到像家一樣的溫馨,心情也容易平靜,進而在大二信主受洗。畢業前他還是班上前三名,當完兵後,獲系主任賞識,回到母校擔任助教。

當他後來準備出國留學時,分別錄取了康乃爾大學、紐約普瑞特藝術學院(Pratt Institute)、科羅拉多州州立大學等知名大學的室內設計研究所。中原大學室內設計系創系系主任仲澤還教授卻很有遠見地,極力勸他改讀照明設計。仲主任認為台灣室內設計市場已飽和,非常競爭。但當時台灣新興建築一間間蓋起來,卻很少人注重到照明設計,若他去讀照明設計,回台灣就可以當建築系學長的顧問。他聽完後覺得很有道理,於是改去德國研究照明專業,也從此改變他的一生,他並成為台灣第一位取得專業建築照明博士學位的人。

上海世界博覽會台灣館。(圖/袁宗南照明設計事務所提供)

深諳照明設計 古蹟不宜張燈結綵
「古蹟不宜張燈結綵,一直都亮著。」「照明必須對社會、對人類有幫助,且要和自然界和平相處。」曾經在北京清華大學、日本京都大學任教的他,博士論文以「The Light」(上帝的光)為主題。袁宗南教授表示,從光譜來看,人類的可見光只占上帝發明的光不到萬分之一,其他都是不可見光,譬如X光、紅外線、遠紅外線⋯⋯而不同顏色光線也有不同效用,讓人看到上帝創造的偉大奧祕。

現代大都會普遍有光汙染,袁宗南教授說,主要是人造光已被濫用。譬如有些富麗堂皇的大樓,霓虹燈閃爍,外人看起來非常美麗,但是附近的鄰居卻深受其害。

「照明以人為本」,他說,西方教堂的設計,天黑時可看到整座教堂,但隨著時間愈晚,只看到屋頂,到了半夜只看到十字架燈亮,夜空星星也可以看得到。「不該有光,就不要有光。」他以設計國父紀念館外觀照明為例,夜晚燈光打亮,可能讓鄰近住家傷眼,因此到了夜間七點後開始關掉屋脊燈光;十點到十二點,只剩下迴廊和路口的燈;十二點後,為了方便路人行走,剩下路口的燈。

他並舉例,以前的西安大雁塔都是彩色霓虹燈,他帶領團隊重新設計,以教堂燈光設計為概念,採用透光燈將大雁塔打亮,使大雁塔倒影在湖裡,燈具選擇更以不能吸引昆蟲的光源為主。由於大雁塔建材為糯米和黃土,塔已經傾斜七度,面臨頹圮狀態,在規劃之初,以保存古建築為優先考量。

大雁塔的燈光從晚上7時開始,每個小時打亮10分鐘,不僅省電,剩下的50分鐘,可以吸引遊客駐足及消費。附近民眾經營的咖啡廳總共有四千多個座位都坐滿,人們等待著下一場8時的燈光秀。

西安大雁塔的燈光秀。(圖/袁宗南照明設計事務所提供)

公共建築需要有秀 照明按在地文化需求
他說,很多公共建築,往往白天沒人去,晚上更沒人去,因此必須要有「秀」,而且要分平常、假日時段,還要研究每個季節,太陽下山是幾點。照明設計的規劃要按照當地文化的訴求,並且為人民創富才行。

袁宗南教授說,現在豪宅也講究照明設計,此外,個人房間、餐廳、客廳,甚至心情不同,也要有不同的照明設計。德國老人安養院的燈光師法自然,還沒起床白燈漸漸亮起來,傍晚用黃光,讓人知道要準備睡覺。隨著疫情變化,玄關及電梯內要裝不可見光,人不在時,就可以殺死50奈米病毒,但當人在時就關閉。

袁宗南教授表示,上帝是他工作生活中很重要的力量,平常他也不斷吸收新知、不斷學習,每兩年還會到德國參訪,遇到困難時一定會向神禱告。健康的照明一直是他要倡導的觀念。照明也可以救人,也可以害人,在氾濫的人造光年代,透過環保及有機概念,對人造光進行妥善的使用。

國父紀念館。(圖/袁宗南照明設計事務所提供)

嘉義表演藝術中心。(圖/袁宗南照明設計事務所提供)

高雄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圖/袁宗南照明設計事務所提供)

 

台南運河。(圖/袁宗南照明設計事務所提供)

中原大學鐘樓。(圖/袁宗南照明設計事務所提供)

相關新聞:上帝是我創意泉源 品牌設計走向世界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