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10 基督教論壇報 / 專欄文章

《領袖善工 系列二》神聖的聆聽

論壇報副刊 追蹤

◎莫非(創世紀文字培訓書苑主任)

很多人對領袖有一個印象——需要擅於表達。無論是異象分享、招募同工、分派任務或者處理衝突,在在都需要有清晰明確的語言。這可以化解人心壁壘,使人願意敞開心胸、受領袖影響。

然而很多人可能不知,領袖不只需要說,更需要聽。而且花費的時間比例,應是聽的工夫大大多於說。這也是為何我多次會在「語文智力課」中重覆強調「要用聽,來贏得說的權利」。

領袖光說不夠更要願意聽

這是個人服事的小小經驗。不管是文化批判、工作或服事上的溝通,還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都要從「聽」建立表達的權利和形塑要表達的內容。多年後,才從管理學之父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的言論找到理論基礎。他說領導的第一要素是:願意聆聽。

話雖如此,但這卻非我們常見對領袖的印象。不管在哪個場合,領袖似乎都成了主導討論或主要發言人。也許當領袖久了,表達操練多、口才好,也有許多意見可說,一開口就閉不了嘴。

然而,當領袖經常忙著交代、吩咐或指示時,便會對下面的「民情」不太清楚。也許領袖一人熱情地擁抱異象往前直衝,回首卻發現,跟上來的「心」卻可能不太多。

個人異象難以傳達分享?

某次,亞洲一個機構負責人在聽到我的異象分享後,深受感動,便邀請創文和他們機構同工,於所在地辦「點燃文字火種」文字營。不只如此,還規定機構的文字部門所有人員都要出席。不僅操辦文字營所有的行政、總務作業,也要參與所有的營會課程;並在營會前,最好先來一個全天的文字同工退修會。

後來文字營進行時,所有相關大小環節或細節,這機構同工都處理得非常專業,讓剛成立機構的我嘆為觀止。只是,那幾天教課時,卻不見一個文字部同工參加上課。原來這期間,他們全都待在辦公室內忙著手邊的工作。

怎會如此?後來才知,因為同工們認為自己已有多年的文字專業基礎,不需要接受培訓。加上文字營舉辦的時間,正好適逢國定假日;假日來上班,我想沒有一個人會心甘情願的。這部分的「不滿」,顯然下情沒有上達,結果事工是做出來了,卻虧欠了神的榮耀。因為不是從心中獻出來的祭,而是帶著怨氣,在不得已之下做出的一份「工作」。

那次文字營會來參加的一百多人都被點燃了異象,但卻硬生生地掐熄了該機構文字同工的熱情。真有點像「賺了全世界的靈魂,卻賠上自己的生命」。所有點燃的感動和異象,結果成為機構負責人「個人」的異象,而非「機構整體」的異象。

領袖的聆聽,實在是異象從傳遞到實現的重要關鍵。

夥伴默契端賴問對問題

自問並非能幹的領袖,因此很需要靠團隊來輔助不足。這讓我面對同工,不是從上對下的姿態,而是平起平坐的「同工」。這樣的姿態,是勾肩搭背一起幹活的姿態,而且彼此是一起摸索異象和前進方向的「同學」和「同伴」關係。

夥伴之間的連結,完全靠默契和聆聽,而我們也會一直傳承「團隊領導」的模式。在其中,身為領袖主要的職責,就是幫助我們的二代、三代同工,在神裡面看到自己的呼召,和所需要裝備的方向。這些都牽涉到我們對他們個人生命的了解,很多是在關係中投入聆聽才可能成就。

但是,如果想要聽到比較深層一點的內情:對方的想法、意願、挫折或者建議,就需要學習「問」問題了。問了之後,再專注地聆聽對方的答覆。這和設計小組查經問題有類同的地方。只要問對問題,就能點亮對方想要深入分享的眼光和神采。

所以我們的服事傳承中,也盼能傳承「神聖的聆聽」和「神聖的探問」。從一方面來說,我們是用聆聽來建立一個人,因為聆聽裡面包含著對這個人莫大的理解和尊重。另外一方面,我們也需要幫助對方去聽神、聽自己、和與其他人彼此聆聽。

聽神說話才能扶助疲乏者

是的,領導力就是神聖的聆聽。在領袖的牧養和帶領中,很多時候是建立在「神的同在」去聆聽,然後從所聽到的內容中,去規劃出指揮的方向。我們是在回應所聽的,然後整合、禱告和計畫事工的方向。

所以這個聆聽的次序是:聆聽人的需要─>聆聽神說話─>然後我才說話

有段經文我特別喜愛,也符合聆聽和說話,是我多年奉行不渝的原則:「主耶和華賜我受教者的舌頭,使我知道怎樣用言語扶助疲乏的人。主每天早晨喚醒,喚醒我的耳朵,使我能聽,像受教者一樣。主耶和華開啟我的耳朵,我並未違背,也未退後。」(以賽亞書五十章4-5節)

經文顯示作領袖的每天先要被神喚醒,而且是喚醒我們的耳朵去聆聽。在我們想要教導人之前,自己先需要是個受教者,才能有話語來分享。換句話說,我們先要成為受教者,才會擁有教導的舌頭。

一旦了解同工的景況後,就要到神面前去禱告。因為看顧人的神,最清楚這個人走過的路,內心的掙扎,和所有的疾苦。我會一直禱告到思緒飄出,語言成形,才會代表神去說。若無言語,對方生命再怎樣天塌地陷,我仍會保持沉默,因為神沒有差我去說。

禱告,會讓我知道要說什麼,也了解要怎麼說。也因為曾花下工夫去讀和聆聽,成為種種參考的背景資料,比較可以掌握什麼樣的語言最合適說。

所以,神不只會指教我們個人的生命當如何,也會指教我們所陪伴之人的生命當如何。有很多時候,神會賜下話語提出事工的方向,和對某個同工的異象。但是也有很多時候,是透過我們自己生命中的掙扎所學,讓我們可以提供一些微小建議。那也是對自己生命的一種聆聽。

有效聆聽需要操練學習

當然,就像所有的技能一樣,聆聽也需要學習。有些人生來好動,有些人很容易分心,也有些人從小挨罵慣了,很容易把別人的話語當作耳邊風吹過,或者在聽的過程中神遊太虛,人在心卻不在。這其中要把自己的魂抓回來,給對方專注的注意力,我承認需要耐心,也需要操練。

自問算是有「聆聽」恩賜的人,但其實也不是對誰都能聆聽。總會遇上像英文所說「這不是我的茶」(not my cup of tea)的時候——有些人說話方式嘮叨,完全不換氣、一句接一句;對我這種習慣細細聆聽,把對方每句話往心中擺放位置、拼湊意義的人來說,很容易被海量的言語淹沒、到束手無策。因此,也需要操練。

但我也發現:對所愛之人,付出專注和關注就不會太困難。因此,我通常會先從為對方禱告開始。從禱告中,漸漸會生出對這個人的負擔和關愛,到時候再面對面聆聽時,就不太難了。

所以,如果想要有效地帶領人,有效的聆聽就是我們的領導力了;而有效地聆聽,則需要先到神面前去受教。

此外,要推動事工,神聖的聆聽更不可或缺。無論是同工會中或私下對話,擷取的隻字片語,常感覺像拼湊神國文字事工的藍圖。一開始,可能只聽到一個線索,完全看不出有什麼意義,但是我會拿著這線索到神面前去禱告。經驗讓我不敢輕易放棄任何一個線頭。然後再三禱告,驀然,這細細的線索就牽出事工的一片新天新地。

會聆聽的領袖不愁沒創意

創文的實戰寫作團隊、網上社群、雲端大會……,都是從同工那裡「聽來的」創意想法。所以也能這麼說,我很少有什麼真正原創的事工理念。許多事工的異象都來自同工們的建議——對話中的一言半語,或是同工發來的電郵;開會中丟出來的想法,或是核心同工的禱告靈修分享,都成為我窺見天國文字版圖的一面面窗口。

也可以說,會聆聽的領袖,就不用愁沒有新的異象和創意。因為團隊優秀,集思廣益出來的點子就多。我,反而退到一邊成為這個團隊的「執行者」。

所以「領導」對我來說,不是團隊執行我的想法,反而是我去執行團隊的想法,讓同工的一個個想法付諸實現。過去多年輔導式的聆聽,小說作者的聆聽,造就了今天我領袖式的聆聽。這成為神對我做領袖的一大裝備,好似踩進一個礦脈,豐富地開採、然後富麗地展開。

所以在我認知中,最好的領袖應該不是一言獨大,不是一開口就沒人能插嘴、口口聲聲只說「我的看見」的強人。而是,會智慧地採用團隊領導,鼓勵大家彼此聆聽、檢驗、印證,再總結出「我們的看見」的智慧人。如此,我們才能摸索出神完整的美好心意。

所以你若要問我,領袖是什麼?我的回覆是:領袖就是聆聽者加上執行者。

是會透過聖靈來聆聽神的話語,也聽到自己的心聲,更聽到他人的深淵迴聲。而且所有的輕聲細語,都能聽若洪鐘。因為所有神聖的聆聽,都是屬靈領導力的開發來源。(未完待續)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