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21 基督教論壇報 / 專欄文章

禱告、奉獻、探訪、支持宣教士子女教育…… 關顧宣教士 多元出擊!(上)

論壇報副刊 追蹤

◎金克宜(威克理夫翻譯會宣教士)

從聖經可知,上帝的心意在全地、在萬族萬民,上帝盼望全地的百姓認識祂的權能,並將祂當得的敬拜歸還。既然如此,跨文化、跨語言的宣教事奉必不可少。從聖經實例可知,上帝呼召、差遣工人承擔事奉的同時,對「工人」的關顧也十分貼心周到。

上帝差遣並關顧宣教工人
例如,上帝親自提供關顧:對剛剛屬靈爭戰得勝,卻在言語威嚇之下心生恐懼、逃命的以利亞,上帝為他預備安睡、吃喝、與主對話,甚至預備接班人等舒緩其責任的旅程(參列王紀上十九章)。

來自經驗之人的關顧:上帝為忙碌的摩西預備老丈人葉忒羅,提出智慧的建議,讓摩西學會分層負責(參出埃及記十八章13-27節)。

來自夥伴們的陪伴:經歷耶穌受難、受死、復活、顯現之後,門徒彼得選擇重操舊業打漁去,其他門徒沒有批判卻是陪伴,同去打漁,最終與主相遇、領受主所預備的早餐,得以修復、重新出發的安慰旅程(參約翰福音二十至二十一章)。
以上再再顯示,上帝不只顧念事工成敗,更是看重、關心主工人身心靈的平衡發展。

同時,許多宣教者關顧相關的文獻都顯示,身心靈健康的宣教者能夠賜福宣教事工平穩、長期的發展,宣教者的家庭、健康、子女教育等議題受到良好的關顧,大大影響宣教者在工場的服事時間與果效(Laura,2015,林培樂,2017)。

既然上帝看重主工人的平衡發展,宣教歷史也顯示宣教者關顧的重要,本文試圖從台灣教會宣教者的特色、提供宣教者關顧的不同來源,思考台灣教會可以提供宣教者關顧的方式。

台灣差派各地宣教者概況
台灣教會派出宣教者的實際情況,以及更詳細的數據仍有待更新,因為有頗高比例在中國等創啟地區服事,宣教者經常使用代名,以致影響人數調查的精確度。但台灣教會日漸關注宣教,參與宣教的同工人數增加等,是令人欣慰的情況。聯合差傳事工促進會的調查顯示,至2016年,台灣教會差出的宣教者總數約600餘人,其中高達33.9%是在中國服事。

據觀察,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前往中國服事的同工有許多是來來去去,部分時間在台灣,部分時間進中國,家人、子女不必然同行或需要長住中國,孩子也不一定要在中國就學,但會面對家人長期分離的挑戰。

除了在中國境內服事,也有不少宣教同工是在海外華人教會服事,雖在海外,但仍有頗高比例的時間可使用母語,以中文生活、交流、講道、服事……這可能是台灣宣教同工的特有景象,未來值得專文討論。

在華人社群中服事,與在完全不同文化、語言的族群中服事,要面對的挑戰不同,在語言、文化學習上的張力不同,全家移動的必要性與壓力也有差別,因此宣教者需要的關顧種類也會有所不同。

另外,從統計數據顯示,台灣差派的宣教者中有近70%為女性,而女宣教者有50%為單身(聯合差傳,2017),亦即,總體宣教者有1/3以上是單身女宣教者。單身宣教者與宣教家庭、單身弟兄與單身姊妹,在宣教工場面對的挑戰,甚至試探,也各不相同。

本文則主要聚焦在──台灣一般教會如何關顧在不同語言、文化環境中長期服事的宣教者,不論男女或是否成家,期待所提出的宣教者關顧方案,能夠最大限度地嘉惠大部分的宣教同工以及他們的家庭。

宣教鐵四角表達關顧不同來源
宣教者的產生、栽培、差派、關顧等等,是個龐大的團隊工作,早前有所謂的「宣教鐵三角」──教會、差會、宣教者,後來又有所謂的「宣教鐵四角」(鄭果,2002),把神學院加入其中。顯示宣教行動的推展,絕不是依靠宣教者個人就能完成,宣教者在第一線的事奉能長久、平穩、有成效,是整個團隊努力的成果。教會(包括差派教會及一般的支持教會)、差會、神學院與宣教者個人,都發揮了不同的角色。

從文獻可知,宣教者的關顧可分成不同「來源」(Kelly O’Donnel,2002),包括:上帝的/聖靈的關顧、宣教者自我關顧、差派者/牧者關顧、同儕關顧、專業關顧。當然一切的關顧都是出於上帝或聖靈,但與宣教者直接互動的關顧來源仍略有不同。

例如,前述以利亞在「逃亡」途中,受到的就是直接來自上帝、聖靈的關顧;落跑先知約拿在羅騰樹下躲避酷熱,也算是上帝親自關顧。在這兩個場景中,並沒有任何人出現與主工人對話,或提供可見的協助,是上帝與主工人間的直接交流、供應和協助。

彼得失望、退縮時,其他門徒的陪伴屬於同儕關顧,而主耶穌出現,為門徒們預備早餐,以及之後主耶穌與彼得間的對話與鼓勵,則是上帝提供的關顧。

保羅宣教旅程中,前輩巴拿巴的理解與接納是同儕關顧,甚至可以說是牧者關顧;年輕的提摩太替保羅帶書卷、衣服,可算是來自教會的關顧。

年長又有管理經驗的葉忒羅對摩西提出的意見,算是專業關顧吧!

在各樣關顧中,主工人如何積極與上帝建立健康的關係,透過讀經、禱告、靈修,維持平衡的信仰生活,提供自我關顧,更是每一位主工人責無旁貸的事。

前面所提聖經人物的例子,並不全是針對跨文化、跨語言宣教同工的關顧,而是一般主工人受到的關顧,那麼對於需要面對更多、更大挑戰的跨文化服事工人,當然更需要提供多樣的關顧。

在本文有限的篇幅中,筆者希望所思考的各樣關顧形式,是從宣教者是人、是主的工人的角度出發,並沒有要「高舉」跨文化服事工人/宣教者的意圖。絕對沒有宣教者高人一等,所以需要額外的關顧之意;乃是希望所有服事主的工人,都能夠得到主的引導,在負責的、自我關顧的前提下,領受上帝的關顧,而教會或教會肢體也當在彼此相愛、相顧的原則下,提供主工人合適的關顧。

教會可以參與的宣教者關顧
筆者從2000年開始參與跨文化宣教,除投身第一線的聖經翻譯、準宣教者培訓、宣教教育外,在台灣的時候主要負責宣教動員,有許多機會面對教會,旨在動員台灣教會及弟兄姊妹參與、支持宣教。

其間發現,台灣有許多教會自認規模不夠大、人數不夠多、財力不夠豐足,無法差派宣教者、參與跨文化宣教,似乎將宣教與教會的財務實力畫上等號。有些教會也有錯覺,以為沒有差派宣教者就失去了參與宣教的機會;其實參與宣教的角色很多元,除了直接差派宣教者,為宣教者禱告、關懷也都是參與宣教。期盼本文所述各樣建議,能讓教會發現參與跨文化宣教的眾多面向。下回將提出幾項個人認為教會可參與的宣教者關顧方式。(未完待續)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